您的位置:首页?????古典武侠?????
半夜偷香1-10完

第一

冷承忧,她是个不祥之人!

爹爹对待她有如陌生人,没?#34892;?#23506;问暖、没有父女亲情,碰了面,彷佛见鬼?#39057;?#36530;着她,有时甚至会发出凌厉的眼光,恨不能杀了她一般。

为什么?爹爹是她唯一的亲人呀!为什么有爹爹的她,却像个孤儿?#39057;?#26080;人闻问?

她不要活在爹爹的罪恶?#26657;?#22905;要去找娘!虽然她一点也不知道娘生成什么模样,但是娘一定会比爹爹疼爱她──至少她是这么想的。

手里拿着白绫,她望着屋顶的梁柱?#20102;跡?#23567;小的个头站在八仙桌上,踮着脚尖,奋力的将握成一团的白绫丢上梁柱,一次不成功就再来一次。

冷承忧就这么一次又一次的抛着白绫,终于,她看见白?#27604;?#36807;粗大的梁柱掉了下来。
她小心翼翼,就像是珍惜什么宝贝?#39057;模?#23558;白绫的两头拉在一起打成一个死结,再用力的扯开,确定死结?#24944;?#30340;程度。

她微笑着。娘,承忧就要来找你了!

冷承忧将白绫移动到适当的位置,然后跳?#20262;?#23376;,搬了张?#39318;樱?#24910;重的站到椅子上去,严肃的、谨慎的、慢慢的将自己的头伸进白绫里,面带着笑,倾听着厅?#20040;?#26469;闹喜的声音。

今天是爹爹续弦的日子,二娘长得如花似玉,据下人们描述,二娘长得与娘?#36164;?#20998;相似,而?#19968;?#24180;轻得很,和她一样是**岁。

也许是这个缘故,她?#27431;?#24515;丢下照?#35828;?#29241;的责任,因为二娘跟她一样年轻,一定可以好好的照?#35828;?#29241;。

以后爹爹再也不必看见他不想看的人,没有了她,爹的日子会过得更快乐、更幸福  
房门在她闭上眼、踢开?#39318;?#26102;,倏地被打开。

奶娘乍见在半空中晃动的人影,大声的尖叫着,【不好了,小姐上吊了!】

冷承忧觉得眼前一片黑暗,胸口郁闷,接着就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一时之间,冷府乱成一团,所有的人听到了奶娘的叫声,全都往冷承忧的房里冲过来。
下人们忙着将冷承忧?#24433;?#31354;中救下来,有人去请大夫,有人前去通知主人冷自刚,有人则忙着安抚宾客。

在前厅举行婚礼的冷自刚,听到消息后,匆匆奔到女儿的房间,亲眼看见这一幕,几乎?#32431;?#22833;声。

【承忧,别这么对我,别啊  】

虽然男儿有泪不轻弹,但?#24378;?#30528;女儿用这么激烈的手?#24944;?#35758;自己对她的漠视,冷自刚不免也落下泪来。

【老天啊!求求你别带她走!我已经失去了妻子,我不能再失去女儿,若真的需要一命换一命,那就带我走吧!】

他知道的,他一直都知道承忧不断自责自己的诞生害死了她娘,而他也因为无法承受失去妻子的打击,没有尽到做爹的责任,好好的开导幼小的女儿。

甚至每当他看见承忧那张酷似她娘的脸,总是不由自主的回忆起与妻子恩爱的往事。
也因为如此,他才会找到一个与妻子酷?#39057;?#22993;娘,让自己不再害怕看到承忧,没想到──
承忧竟然以死来反对他续弦!

日子在一晃眼中?#37027;?#30340;溜走,没有为任何人停留。

冷自刚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面容憔悴,他已经不再是雄霸一方的大财主,?#19997;?#30340;他,只是一个孤苦无依的老人。

【爹,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冷承忧的泪水滴落在冷自刚枯瘦的手?#25104;稀?br/>
十年前,当她上吊被救下来时,没了呼吸、脉象全无,大夫当众宣布她已经死了。

爹爹无法接受她已经死亡的事实,双腿一软跪在地上,向老天祈求,甚至想用自己的生命来换取她的醒转。

不论众人如何劝说,爹爹都不肯听,执意要跪到她醒来为止。

说也奇怪,就在爹爹对着老天祈求时,她竟然当着众人的面前,重重的咳了两声,醒了过来!
她的死而复活?#20040;?#27665;怀着恐惧,从此,她的身上便背负着另一?#32456;?#30952;。

村民们传言,她之所以没死,不是因为她命不该绝,而是因为冷自刚向上苍祈求,用他的阳寿换取她的一命。

从此,冷承忧成了乡里的传奇人物,一个生出来便克死母亲的女婴,连勾魂使者都不敢要的女子!

沸沸腾腾的传言在村子里流传着,以讹传讹的让谣言变成了事实。

如今,她已经是个24岁的老姑娘,却没有一户人家敢上门提亲,深怕她这不祥之物会克夫、克子,为夫家带来厄运。

冷承忧曾经为此事伤心难过,不是为了自己无法嫁人难过,而是因为村民异样的眼光让她受不了。

十年过去了,乡里依然太平富裕,什么?#20081;?#27809;发生过,甚至这十年里,乡里之间连一个人也没死,包括病死的也没有过。

这又该怎么解?#20572;?br/>
相信她带有妖法的村民还是大有人在,村里的平安无事并不能为她洗?#39068;?#26679;的罪嫌。
【承忧  】冷自刚张开眼睛,双手胡?#19968;?#33310;着,想抓住点什么让他可?#22253;残模?#26368;后,他抓住了冷承忧的手。

【爹,你会好起来的!】握着爹爹的手,?#32431;?#22833;声,她不想再次承受失去亲人的苦啊!
【爹是好不了了。】他无神的眼睛瞥了女儿一眼。【听爹的话,到大相国寺去找法悟方丈,他会为你驱妖除魔,保护你的安全。】

冷承忧从来不反对爹爹求神拜佛,但爹爹似乎拜得有点走火入魔了,凡事都想靠神佛保佑。
神佛真有那么大的力量吗?

若神佛真能掌握人间的生死大权,为什么会夺走娘亲的命?而现在又要让爹爹离她而去?
眼看着父?#36164;?#26085;无多,就算她再不信邪,也不?#26885;?#32972;一个临死老人的临终要求。

【爹,女儿答应你,一定会排除万难,到大相国寺去为爹爹祈福。】尽管她觉得只是多此一举,她还是答应了。【爹,别说话,好好休息,你会好起来的。】冷承忧禁不住落下泪来。

【我看见勾魂使者来找我了  】他喘着气。【忧儿,不要相信任何人,也不要爱上任何一个男人,只要你这辈子不成亲,一定可以长命百  岁  】

人家说将死之人,眼前会出?#21482;?#35273;,这大概是爹爹的幻觉吧!

【我知道,爹,你好好养病吧!】

为了让爹爹好好休息,冷承忧决定不留在爹的房间照顾他。

冷自刚连着好几天没来探望她了,连秋知道时机已经成熟,打算到冷府去探望冷自刚,不料,?#32431;?#35265;一位公子对着已经走远的冷承忧痴望。

【这位公子看起来不像是本地人,是来寻亲的吗?这附近几个村庄的村民我都熟,也诈我能帮上忙也说不定。】连秋上前搭讪。

俊美的公子听闻连秋熟识这几个村庄里的人,不禁喜出望外。

【姑娘可认识方?#25243;?#36828;的那位姑娘?#20426;?#20182;手指着冷承忧的背影。

【当然认识。不知道公子尊姓大名?#20426;?#36830;秋心里有个计谋成形,若是能利用这个外地人,那么她的心愿会更容易达成。

在事情?#24418;?#26377;所结果之前,他不想让自己的身分暴露,免得风声走露,让爹娘给知道了。
他迟疑了一会儿,才替自己说出一个假名字,【在下仇煞魂。】

【你问那位姑娘的名字做什么?#20426;?#36830;秋早已看出他对冷承忧的着迷。

【我?#19981;?#37027;位姑娘,想上门去提亲。】如果他能找到一个心仪的姑娘娶回家,娘就?#25442;?#20877;逼着他与表妹成亲。

机会来了!

连秋没想到老天爷如此眷顾她。

她正愁不知道上哪儿找一个附近村民不认识,却又肯与她配合的外地人,来合演一出戏,?#32654;?#25215;忧那个丫头乖乖交出冷家的一?#23567;?br/>
这么凑巧,他就出现了,而?#19968;瓜不?#19978;了那个妖女。

?#31455;?#23376;,你可能要失望了。那姑娘在村子里是出名的孝顺,芳龄已经二十?#27169;?#21364;为了她爹的病不肯出嫁,要她点头答应婚事恐怕不简单。不过  】连秋故意住口,留下想象空间让仇煞魂有无限期待。

【姑娘是不是有办法?#32654;?#22993;娘点头?#20426;?br/>
仇煞魂果然中计了。

【不瞒公子,?#31227;?#23454;是冷承忧的二娘,也有意让她早日找到一个仔归宿,既然公子?#19981;对?#20204;家承忧,那么我就帮你一把。】连秋显得十分热心。

【你真的有办法?#20426;?#20167;煞魂对冷承?#24378;?#35828;是一见钟情,所以并?#31895;?#30097;连秋怪异的言行,一心只想得到冷承忧。

【办法是有啦!不过,你可得听我的话行事,而且不许过问,如此一来,我保证你能抱得美人归。】

仇煞魂一直沉浸在欢乐?#26657;?#23436;全没有想到连秋的?#26377;模?#26159;以一口答应。

【我该怎么配合?#20426;肯?#22312;他满脑子都是冷承忧的影子,即使不择手段,他也要得到她!
【你?#26085;?#20010;地方住下来,该行动的时候我自会通知你。】

【需要多久的时间?#20426;?#20182;已经迫不及待。

【别?#20445;?#29031;我的指示做,保证你可以得到美人。】

连秋与他说定联络方法之后,愉快的赶往冷府。

【二娘来了?#20426;?#20919;承忧听见丫鬟说连秋来了,心中讶异不已。

【快请她进来。】也许是基于愧疚吧!冷承忧一直将连秋当成二娘一般尊敬,即使连秋与她同龄,她也不在意。

【二娘,最近可好?#20426;?#26469;?#20132;?#21381;,冷承忧热情的招待连秋。

【小姐,连秋不敢当。】她得体的和冷承忧打招呼。【我今天来是想请小姐行行好,让我见?#24358;?#19968;面。】一见面就使出苦肉计。

【二娘千万别这么说,当年我真的不是针对你做那件事,我跟爹爹解释过了,但  对你已经造成伤害,我很抱歉  】冷承忧对着连秋深深的行了一个礼,以表示内心的歉意。

【别这样!】连秋扶她起来。【是连秋命薄,没那个福气,恕不得别人  】说到后来,不禁硬咽。

十年了,她无时无刻不在受人耻笑,一个还没圆房的新婚之妻,在婚礼上就被送回娘家,那是何等的屈辱!

这十年来,她一方面与冷自刚周旋,一方面认识了一个被逐出唐门的使毒高手,计画着复仇。
她咬牙忍耐着,现在终于就要熬出头了!

【二娘,我想  】

也许做这些?#20081;?#32463;太迟,但是心地善良的冷承忧依然想弥补些什么。

【有什么话尽管说,只要连秋做得到、赴汤?#23500;?#22312;所不辞。】连秋柔柔的回答,让人不得不被她温柔的外表迷惑。

冷承忧有点悔不当初,如果她不要那么想不开,也许爹爹会长命百岁也说不定。

【我想请二娘回来  不如道二娘肯不肯?#20426;?#22905;紧张的盯着连秋看。

【这  】连秋表面装成犹豫的模样,其实心里早算准了冷承忧会怎么做。

【二娘别担?#27169;?#21482;要爹的病情稍有起色,我一定会让二娘风风光光的走进冷家大门。】冶承忧以为连秋不?#24066;?#23601;这么进门。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怕外人说闲话  】连秋有着许多?#24605;桑?#21363;使她非常想进冷家大门,也必须让外头的人无闲话可说才行。

【他们要说什么闲话?#20426;?#20919;承忧不懂,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吃饱没?#20262;觶?#25972;人爱嚼舌根。
【我怕外头说我是为了冷家的家产,才在?#24358;?#30149;危时候进门  】

连秋看尽冷承忧被流言所困扰,她不要做第二个冷承忧。

?#31455;?#20110;这一点,二娘请放?#27169;?#21482;要我?#20146;?#24471;直、行得正,别人爱怎么说都随他们去说,更?#24944;?#20919;家现在所剩无?#31119;?#27809;什么财产可图了,别人就算想多说什么,也没有什么值得他们说的了。】

冷承忧单纯的相信,连秋绝对不是那纯种贪图钱?#39057;?#20154;,否则这十年来,她?#25442;?#25512;却爹爹每月给她的生活费,坚持自己刺绣维生。

冷承忧根本不知道那只是表面,连秋虽然没拿过冷自刚给的银子,但她一切的日常生活,全都由冷自刚张罗,刺绣不过是她掩人耳目的方法而已。

【怎么会这样?#20426;?#36830;秋不相信冷承琼所说的话,

冷家雄厚的财力众所皆知,怎会变成虚有其表?

或者冷承忧根本无心让她进冷家大门,不过因为冷自刚病重,故意要安慰冷自刚而已?
连秋的内?#38476;?#36716;千折,不相信自己十年来所下的苦心会毁于一旦。

【自从爹爹生病之后,冷家所经营的生意就每下愈况,年年亏损,如今剩下的铺?#21448;还晃?#25345;生活,根本谈不上盈余  】

【我  能帮得上忙吗?#20426;?#36830;秋心里想,唯有进到冷家来,才知道冷承忧所说的话是真是假。
【如果二娘愿意回来照?#35828;?#23601;算是帮了我很大的忙了。】如此一来,她便可以专心为冷家的?#20081;?#23613;心尽力。

【既然这样  我明天就搬过来。】

她的计画也可以开始进行了。

自从冷自刚病倒之后,冷家大小事物全都由冷承忧一肩挑起。

这一天,冷家经营的布庄出了一点问题,该交出来的布匹因为订户对布匹染出来的颜色不太满意,在店里头吵吵闹闹,?#39057;美?#25215;忧不得不出面缓颊。

【对不起,这已经是染坊能调出来最鲜艳的色彩了。】冷承忧试着和镇上的下游布商王大富讲道理。

王大富冷着一张脸,?#24378;?#21756;着气儿。

【要是没能力,就把铺子给顶了,一个姑娘家成不了什么气候的。?#23458;?#22823;富冷言冷语的讽刺。
冷承忧不作声。她当然知道王大富存心刁难。

他不是第一个说这?#21482;?#30340;人。

自从爹爹病倒之后,许多人等着看她的笑话,以为她一个弱女子撑不下冷家所剩的产业。
偏偏她让众人瞪凸了眼珠子,不但没弄垮冷家的产?#25285;?#36824;在二娘回到冷家之后,生意蒸蒸日上。于是一些不服气的男人,总是想办法打击她。

?#23601;?#32769;板,你订的这些布匹若是不合您意,我们自当吃下这个亏,不过,听说西村的林老板最近调布调得凶,?#25343;?#20799;个林老板要是找上门,要我们?#39068;?#20123;布匹给他,王老板?#26432;?#35828;我这姑娘家做生意没伦埋、不讲义气。】

她虽然是个姑娘家,但是懂得运用女人的柔融合商场必备的霸气,让对方知道她不是好欺负,却只能生闷气,拿她莫可奈何。

冷承忧的一句话?#20262;?#20102;王大富的口。

西忖的林家和他是死对头,这些布匹要是进了林家的店,那他还有什么搞头?

【好吧!这次的货我就勉强收下,不过下一?#24944;?#24471;仔细一点,千万别再搞这?#32622;?#22530;了!】
【谢谢王老板的?#38468;獺!?br/>
冷承忧送走了王大富,轻叮了一口气。

她真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

为什么女人就必须受这样的气?

要这样抛头露面并非她的本意,要不是爹爹久病不起,她怎会受这些窝?#31227;?br/>
【小姐,你别跟那些男人呕气,?#20599;?#20182;们都是一些没度量的小人。】布庄的常贵好?#38476;?#24944;。
【没事儿,?#20063;换?#25918;在心上。】冷承忧嘴里是这么说,心里巴不得王大富受些教?#25285;绕?#26159;那?#25243;歟?#26368;好让王大富哑了,才?#25442;?#26469;欺负她这个弱女子。

丫鬟荷花?#34987;呕?#30340;跑进冷承忧的房里。

【什么事情这么匆忙?#20426;?#20919;承忧头没抬,手上的针线活儿也没停手。

【小姐  出事儿了  】荷花上气不接下气。

?#38816;却?#21475;气儿,慢慢说。】冷承忧?#25442;?#19981;忙,这些年来什么场面没见过,她可不像丫鬟们这么毛毛躁躁。

【听说王大富在村子外的树林里遇上?#35828;?#21290;,不但货?#25442;?#20102;,银子被抢了,连舌头也被割掉了  】

冷承忧闻言大吃一惊。

昨儿个她?#25243;?#21650;过王大富,让他那?#25243;?#21713;了算了,怎么今儿个一早她的话咒就应验了?
不!这一定是巧合。

这十年来村子里一直相安无事,这件事情会跟她有关吗?

冷承忧不敢再往下想  

糟了!今天一早,村口的王媒婆在她背后说长道短,她也诅咒了王媒婆,让王媒婆从此牵不了红线。

要是王媒婆也出事了  

不,?#25442;?#30340;!

若是她的嘴巴真有这么灵验,这十年来凡是在她背后说长道短的人都被她诅咒光了,也没见过谁出了什么事。

王大富遇上盗?#35828;?#20107;,不是因为她诅咒他的缘故。

如果她的嘴真的这么灵验,那她?#25512;?#27714;老天,让爹爹病体早日康复,她愿意用自己所有的一切换取爹爹的身体安康、福寿绵延。

第二章

自从连秋进门之后,冷自刚的病情稍稍有了一点起色。

为此,冷承忧决定实现自己的诺言,到大相国寺去烧香祈福,求佛祖保佑爹爹的病体早日康复,长命百岁。

才来到村子外的树林里,一行人就遇上抢匪,家丁和丫鬟惊慌的四处逃窜,而她也提起裙,跟着大家拚命的跑,但身后?#25104;?#20316;响的声音正快速?#24179;?br/>
突然,一道白影从她的头上飞掠而过,她惊叫一声,闭上眼,不敢看下一刻所发生的事。
只听见一阵打斗声,然后一切就归于平?#30149;?br/>
许久之后,她感到一道凌厉的眸光直盯着她看,让她浑身不舒服。

一咬牙,冲动的睁开眼。

有张俊美的脸庞贴近她,几乎和她的樱唇碰触在一起,她紧张的往后退,一个?#24590;模?#24448;后倒去──

好在俊美男人长手一伸,捞住即将跌倒的她。

仇煞魂阴魅的眼神凝着怀里的冷承忧,视线锁在她那张清丽的脸庞,水亮迷离的眼眸,我见犹怜的神情,在在勾诱着他的心。

桃腮琼鼻,那双唇小?#29022;?#28070;,散发着红滟滟的光泽,直教他想一口吃了她,尝尝那媚人的味道。

就因为她的模样让他心动,他才会为了想接近她而答应连秋的要求演这出戏,将自己变成一个邪魅的男人。

【你  是谁?#20426;?br/>
冷承忧终于回过神来,?#27431;?#29616;自己正躺在他的怀?#26657;?#31435;即奋力的想推开他。

他露邪恶的笑容,?#32654;?#25215;忧手?#27431;?#36719;,那双魅眼更是盯得她不知所措,不知该将自己的视线往哪儿摆。

仇煞魂的视线由她慌乱的小脸蛋往?#20081;疲?#30475;见她的衣服如同她的脸色一样凌乱。

淡粉红的小袍儿微微敞开,衣襟上大红的绑腰几乎掉了下来,素白的裙子高高撩起,露出晶莹剔透的小腿?#29301;?#21644;一双莲足。

冷承忧?#29992;?#35265;过谁这样瞧过她,心里?#19968;呕?#30340;,但是被他抱在怀里,根本无法移动半分。
【你  究竟想做什么?这  你这样的举动于礼不合  】冷承忧吞了口口水,心里只觉得这人的眼光好?#20843;粒?#35753;她觉得自?#21512;?#26159;没穿衣裳,光溜溜的躺在他怀里一般。

【你想知道?#20426;?#20167;煞魂又将脸凑近她几分。

她当然想知道,不过,他还不想告诉她,?#20154;?#35273;得玩够本儿了再说。

冷承?#24378;?#35265;他唇边出现如恶魔一般的笑容,一只魔掌竟然邪恶的探进她的衣襟内,双眸闪过一丝讶异之色。

【你真是丰满!】他满意的哼笑着,?#20843;?#30340;手在她饱满丰盈的椒乳上揉弄、爱抚着。
冷承忧突然间倒抽一口气,感觉自己柔嫩的肌肤被他粗糙的手掌抚挲着,自己粉嫩的乳蕊在他的手指揉掐下起了变化。

【不要  不要碰我!】那陌生的感觉令她害怕。

她?#36361;?#25512;拒着,但是他根本不为所动。

【不要是吗?#20426;?#20167;煞魂挑起眉,压根不相信她的?#21834;!?#30495;的不要?你这儿说的可不是这样。】他的手指轻掐她已经?#34892;?#25402;立的乳尖。

冷承忧的俏脸晕红着,就算他不提,她也知道自己的身体有了奇怪的?#20174;Γ?#22905;的乳蕊似乎很?#19981;?#20182;的抚触。

是他俊美的脸庞吸引着她,还是自己空待二十四年的身体渴望一个人来爱?总之,她莫名的被他吸引。

【不  不是这样的  】她虽然控制不了自己身体上的?#20174;Γ?#20294;却极力?#32431;埂?br/>
?#20061;叮?#19981;是这样?那是哪样呢?#20426;?#20182;故意误解她的意思,在说话的同时逐渐加大力道,玩弄着她饱满柔嫩的玉乳。

冷承忧再不懂人事,也知道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她嘴里抗拒着,身体却享受着微微痛楚中所带来的快?#23567;?br/>
【不  不可以  】她觉得自己就要被他?#21697;?#20102;。

那?#20013;?#23481;不出的感觉教她又爱又恨。

小?#22336;纯?#30340;推打着他,?#27431;?#29616;他的胸膛坚硬如钢铁,她的小手打得发痛、发麻,他却当作蚊子咬般无痛无痒。

【别打了,痛了你的手,可会疼了我的心。】

为求公平起见,玩了这一边,也不?#32654;?#33853;另一边,所以邪恶的手掌又探向另一边圆润的玉乳。
【嗯  啊  】她听见自己的呻吟,羞耻的咬住下唇,却仍然无法忍住那令人兴奋的感觉,羞愧的闭上眼,不看他那迷惑人心的俊脸。

?#31455;裕?#24352;开你的眼儿,我?#19981;?#30475;见你眼?#34892;?#24623;的欲望。】

他诱哄着她,一把扯开她身上的衣物,敞开的前襟,几乎可以看见那对柔嫩如脂的雪丘在肚?#30340;?#24494;微颤动着,彷佛渴望着他的安慰。

冷承忧的呼吸忽然变得?#36125;伲?#33016;口忐忑不安的一起一落,让他忍不住扯掉碍眼的亵兜。
瞬间,形状完美的乳房,粉嫩剔透的呈现在他眼前,泛?#27431;?#32418;的肌肤还沁着?#36214;?#30340;?#24618;欏?br/>【不  你不能看  】她慌乱的伸手遮掩袒露的圆乳,心里?#21046;中擼?#21364;对他莫可奈何。
仇煞魂再度沉声诱哄着。

?#31455;裕?#25918;开手,否则我可要攻击别的地方啰!】

冷承忧听见他的威胁,不解的瞅着他冷魅的眸子,哭着摇头,【不要  你不要这样  】
【不要?#20426;?#20182;的大手挥开她柔弱无力的小手,低头含住水嫩的乳尖,用力的、急切的吸吮着,彷佛她是他心中唯一的渴望。

他的吻如雨点般落下,双手在她的丰胸上恣意搓揉,热切的爱抚着十分具有弹性的肉团。
?#31168;敝校?#20919;承忧听见自己喉间发出喜悦的呻吟声,体内的情欲被他大胆、温柔的爱抚全数挑起。

那舒服?#32622;?#37257;的感觉似火燎原,既迅速又狂烈。

在快意与矛盾间,冷承忧?#25512;?#20986;声。

她觉得自己好羞耻,虽然是个老姑娘,但?#20040;?#20173;是清白之身,如今被他这样玩弄,今后她哪还有脸见人!

另一方面她又恨极了自己,因为她对他的无礼并不觉得恶?#27169;?#29978;至还有阵阵的快感浮上心头  

噢!她怎么能如此淫荡!

冷承忧矛盾的哭了起来。

【哭什么?这是一件好事,一件美妙的事,爱上这种感觉是人之常情呀!】

冰冷的薄唇在她的俏?#25104;嫌?#31227;,吻过那淡扫的柳眉,轻轻拂过微扬的眼梢,触到轻颤的睫毛,擦过她柔嫩如脂的粉颊,在她白嫩的耳廓间?#34972;?#23558;清淡幽冷的鼻息喷入她的耳内。

若说仇煞魂在吻她,不如说是他贪婪的呼吸着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25438;?#39321;?#19969;?br/>
不是脂粉香,那是一种他从未闻过的体香,是那?#33267;?#20154;怜惜的处子幽香。

?#29301;?#23049;婷玉立的她果然拥有得天独厚的条件。

冷承忧屏住呼吸,紧抿着红滟的唇瓣,既害怕?#21046;?#24453;,随?#25293;?#28201;暖如丝的唇瓣来到她的唇边,她整个人僵硬得不能动弹。

他  到底想做什么?

再一次吻她吗?

她是那样甜美,就像蜜糖一样,虽然他冲动的想一口吃了她,但却不愿意在这野地里与她荷合,这样太污辱她的甜美。

仇煞魂在她的唇边停了下来,几乎要触上她绛红的柔嫩时,他冷冷的一笑,动作轻柔的扶她站了起来,替她整理衣衫。

冷承忧这才从情欲?#34892;?#26469;,不解他为何放过她?

【?#27809;?#23478;了!】仇煞魂毫无预警的抄起她的身子,如风掠过的向前行。

仇煞魂大大方方的走进冷府,如入无人之?#24120;?#19979;人们见到他皆恭恭敬敬,无视于冷承忧被他夹在腋下。

冷承忧不敢大声张扬,死命的瞪住仇煞魂的脚尖,可心中已诅咒他千万遍。

【别在心里诅咒我,那一招对我起不了作用。】仇煞魂笑着说。

【谁说我在诅咒你?#20426;?#20919;承忧不承认。

【小骗子,你心里在想什么骗不了我的。】她那点小女人的心思完全写在?#25104;希?#19968;点也瞒不过他。

他踏着大步往冷承忧的闺房走去。

?#30106;梗?#20320;要去哪里?#20426;?#20877;走过去就是她的房间了。

【你的房间不是在这里吗?#20426;?br/>
【就是因为我的房间在这里,所以才不准你过去。】被他这样夹着走已经很丢脸,再让他进入自己的闺房,那她这一辈子不就完了?

?#25243;?#21040;长廊的尽头,连秋就迎面而来。

【欢迎、欢迎。】连秋见到仇煞魂来到,随?#20945;?#24320;笑宁。

冷承忧的眼珠子差点掉下来。

二娘认识他?

她再?#32431;?#19979;人恭敬的表情  

大家是怎么了?

他们没看见这个无赖挟持她吗?竟?#25442;?#23545;他以礼相待?

【二娘,?#20219;遥 ?#22905;向连秋求救。

【承忧,别乱说?#21834;!?#20063;斥喝着冷承忧。【他是我请来替?#24358;?#30475;病的大夫,你不要对人家无礼。】

冷承忧几乎想放声尖?#23567;?br/>
大家的眼睛都长到哪儿去了?

现在是她被他挟持,到?#36164;?#35841;对谁无礼?

就算是请来替爹治病的大夫,也不能像个无赖?#39057;?#35843;戏良家妇女呀!

仇煞魂得意的看着冷承忧,气得她想吐血。

【请?#20351;?#23376;,?#24358;?#30340;病什么时候才会好?#20426;?#36830;秋鞠躬哈腰,彷佛他是什么盖世神医?#39057;摹?br/>【那就要?#32431;?#20919;姑娘的配合度,?#20063;拍?#20915;定?#38382;?#36824;给你一个健康的?#24358;!?#20167;煞魂不悦的瞥了连秋一眼。

连秋实在佩服仇煞魂的演技,赶忙对冷承?#24378;?#21475;。

【承忧,为了?#24358;?#30340;病,你就多担待一些,别惹仇公子生气,好好的伺候仇公子,?#24358;?#23601;有救了。】

冷承忧委屈的皱起小脸,怎么都是她的错?她也想救爹呀!问题是这个无赖真的有办法医好爹的病吗?

【这儿没你的事,你可以出去了。】仇煞魂对着连秋下逐客令,不发一语的随手甩上房门,接着将冷承忧抛到床上。

【啊!】

冷承忧哀?#26657;闹?#34987;撞得发痛。

【你能不能  】语出抱怨,却在见到他那冷魅的双眸时,所有的声音转为?#20855;妗!?#36731;  一点?#20426;?br/>
仇煞魂轻笑一声。

轻一点儿?

她可知道他已经很轻、很温柔的对待她了?

比起他胸中想要她的欲望,她吃这点苦头算得了什么!

【你似乎一点也不想让你爹的病情好转。】仇煞魂不再?#22336;?#22905;,只是站在床边望着她。
【你胡说!没有人比我更想让爹的身体早日康复。】冷承忧怒斥他的说法。

【是吗?#20426;?#20167;煞魂在床沿坐下来。【如果要你用身体换取你爹病体早日康复,你也?#19979;穡俊?br/>冷承忧被他这么露骨的话给吓得不知如何响应,只能目瞪口呆的望着他一?#25215;八?#30340;笑容。
【我说嘛!姑娘家的名节还是挺重要的,即使是一个老姑娘也一样。】仇煞魂冷言挖苦着。
听了他的话,冷承忧内心?#36361;?#30528;。

一个女人的名节当然重要,但是爹的身体健康更是重要,如果真要两害取其轻,她势必要牺牲自己的清白  

像她这么一个被外人形容成妖女的姑娘,她的清白根本不值钱,若是能用来减轻爹爹的病情,她是否应该不计任何代价来救爹?

【怎么样?#38752;?#34385;好了没?#20426;?#20167;煞魂咄咄逼人,根本不给她喘息的机会。

?#30106;以?#20040;知道你是不是真的能治好我爹的病?#20426;?#20919;承忧做出合理的怀疑。

自从冷自刚生病以来,她遍请全国的名医,不论诊金多寡,不论山高路遥,她都不畏千辛万苦的请来替父亲诊?#21361;?#20294;却一点起色也没?#26657;?#20063;莫怪乎冷承忧不相信仇煞魂的能耐。

【你?#24551;?#36807;多少名医,相?#25293;?#33258;己很清楚,不用我多费唇舌。这些名医里赫赫有名、享誉全国的大有人在,但是冷?#24358;?#30340;病可有起色?#20426;?#20182;狂肆的睨着冷承忧。【没?#26657;?#19968;点起色也没?#26657;?#32780;?#19968;乖?#26469;越严重,对不对?#20426;?br/>
他似乎对冷自刚的病情了若?#21018;啤?br/>
忽然,他伸手将冷承忧搂进怀里。

【这几天,你没瞧见冷?#24358;?#30340;脸色越来越红润,精神一天比一天好吗?难道你不相信自己的眼睛?#20426;?br/>
他说得一点都没错!

爹这几天的脸色、精神的确好了许多,今儿个晌午还下床走动,二娘高?#35828;闹?#25481;泪,还答应爹,只要他身体好转,就愿意再嫁给爹,看得她感动不已,觉?#32654;?#23478;即将否极泰来。

想到这里,冷承忧不得不相信他的?#21834;?br/>
【我又怎么知道我付出你所想要的代价之后,你会?#25442;?#23653;行诺言,医好我爹的病?#20426;?#26082;然注定她要牺牲,总得确定这个牺牲有没有价?#25285;?br/>
【你没有选择的余地。】他在冷承忧的?#25104;?#20599;了个香。【信不信我现在马上掉头就走,冷?#24358;?#36807;不了三天又会病恹恹,不出一个月,你就可以为他?#24613;?#21518;事了。】

【我不信!你没那么大的本事!】冷承忧?#36361;?#30528;想离开他的怀抱,但是他那如铁一样坚硬的臂膀牢牢的圈着她,让她动弹不得。

【如果你想用你爹的命来试试我有没有那么大的本事,我也不反对。】仇煞魂不再?#25512;?#20280;出舌头舔着她的颈窝。

冷承忧气白了脸。

为什么她处处受制于他?

【别气,你有求于我,当然得听我,这是人之常情。】他就像是会读心术一样,对冷承忧的心思了若?#21018;啤?br/>
【你!】冷承忧咬着牙。【亏你还是一位大夫,竟?#25442;?#35828;出这?#21482;埃俊?br/>
【大夫也需要银两过活,可况我?#29992;?#35828;过自己有慈悲心。如果在这儿赚不到银两,?#25343;?#20799;个我?#20599;?#21040;别处谋生,到时候,不知道谁会后悔?#20426;?#20167;煞魂说得轻松。

【就算你毫无怜悯之?#27169;?#38656;要银两过活,我们也没要你义诊,需要多少诊金你尽管开口,冷家绝不吝啬。】

【你知道吗?#31354;?#37329;不一定要银两,也可以是别的东西,例如  你。】

别说是一个大夫,即使是一个普通人,恐?#20081;膊换?#20687;他这样无情!

【好,我答应你。】她咬唇狠下心允?#25285;?#22914;果你能让我爹能够康复一半,我无条件双?#22336;?#19978;我的清白。】

【!话何必说得这么难听?我?#19981;?#20004;情相悦的结合,用强迫的手段我可?#25442;帷!?#20182;笑得奸诈。
【你这样威胁我,还敢说不是用强迫的手段?#20426;靠?#20182;说得出口。

【冷姑娘此言差矣。你是我医治令尊的诊金,怎可说是强迫呢?哪个人可以看病不付钱?#20426;?br/>第三章

诊金?

冷承忧受够了他的羞辱。

【你不觉得这样的诊金太贵了?#20426;?br/>
用她一生的幸福来付诊金?他的酬庸也未免太高了。

【如果令尊的病有那么容易医?#21361;?#37027;我也就?#25442;?#31572;应来为他医治。既然不好医?#21361;?#24403;然必须用他最?#38476;?#30340;东西来换取他的命。】

仇煞魂的模样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大夫,?#32469;?#26159;他的名字,像极了吃人不吐骨头的大坏蛋!
【如果每个大夫都像你这么邪恶,穷人?#19968;?#33021;有生病的权利吗?#20426;?#20154;家说医者父母?#27169;?#32780;他的心竟然比蛇蝎还毒?#20445;?br/>
【这你又错了,对于穷人,我是分文不收,还外带送人参、补品。】仇煞魂十分佩服自己的应变能力。

这个人不但自大,而?#19968;?#19981;懂得谦虚。

天下就是有这种自以为是的人,彷佛无论做什么事都有其意义,完全不管别人的看法和想法。
见冷承忧被他?#39057;?#33080;儿红通通,他决定暂时放过她。

【不出几天,你?#20599;?#20054;乖的上我的床。】仇煞魂笑?#27431;?#24320;她。?#38816;?#26395;到时候你?#25442;?#26377;别的借口推?#23567;!?br/>
看着他踏着狂放不羁的?#26898;?#36208;出房间,冷承忧总算松了一口气。

这个男人真是霸道得让人咬牙切齿!

但  

又英俊得让人脸红心跳。

那张俊逸的脸庞虽然始终挂着?#20843;?#30340;笑容,但那英气逼人的完美五官,带着神秘的黑眸有着?#25438;?#21560;引人的神?#24076;?#36824;有那一点点的慵懒气质,在在都散发着神奇的魅力。

那份由他身?#20185;?#21457;出来,自然而然的狂?#28872;靶裕?#35753;人感觉出他有着不安的灵魂,一个让女人又爱又恨,又不知该如何是好的男人!

难道是因为她年岁太大,所以才会欣赏像他如此邪恶的男人?

还是男人要坏才可爱?

可爱?

冷承忧不知道自己为?#20301;嵐颜?#31181;八竿子与他打不着的形容?#35270;?#22312;他身上,但她确定自己一定是被他吸引了。

他的眼神无时无刻的不在?#21254;?#22905;,那眸光充满着征服的欲望和野?#35029;?#20294;举止却又处处显示他洒脱不羁的奔?#27431;?#37319;,让她不觉心慌意乱,六神无主。

不!她不能再想了  

不能如此淫荡的整个心里只有男人的影子,她应该将心思用在冷家的生意上。

冷承忧今天一整天都?#35874;秀便?#30340;。

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王媒婆上吊了!

怎么会这样?

据说,王媒婆上吊是因为这些日子都没有说成任何一桩?#36164;攏?#25152;以一时想不开就上吊  
难到她这?#25243;?#30495;的很乌鸦?

没错,那一日她是诅咒过王媒婆,虽然诅咒的内容是希望王媒婆的那?#25243;?#35828;不成?#36164;攏?#21487;她没诅咒王媒婆死啊!

冷承忧非常害怕,难道真是因为她的关?#25285;?#21542;则为何最近她诅咒过的人都遭到如她所诅咒的厄运?

【二娘,你说,我是不是一个不祥的人?娘因为生我而难产死亡,你因为我而失去幸福,爹因为我而生病,冷家因为我而没落  还有王大富、王媒婆?#23478;?#20026;受到我的讯咒  】

冷承忧一项一项的?#29976;?#36234;数就越无法接受这样的残酷事实。

【你千万别太自责,一切自有天命,有生就会有死,况?#26885;?#21644;?#24358;?#34429;然没有成亲,但这些年来一直有联络,不瞒你说,我和?#24358;?#19968;直都在一起。】连秋趁着冷承忧自责之?#21097;?#19968;步一步的设下陷阱,?#32654;?#25215;忧自动往里头跳。

【真的吗?#20426;?#20919;承忧简百不敢相信。

连秋看起来是一个温柔婉约的女人,不该说的话绝对不说,不能做的事绝对?#25442;?#20570;,冷承忧实在怀疑,像连秋这样的女人,竟然?#26885;?#32972;道德规?#21486;?#20570;出这?#26149;?#20154;听闻的事情来。

【你别看轻我,我实在是太爱?#24358;?#25165;会做出这么不顾廉耻的事情来。】为了博取冷承忧的同情,连秋的眼泪扑簌簌的掉下来。

【承忧怎么会看轻二娘,我应该谢谢二娘这些年来尽心尽力的照?#35828;?#26356;敬佩二娘为了所爱的人抛弃一切道德规?#19969;!?br/>
【谢谢你的安慰。】

【千万别这么说,冷家以后有二娘帮忙,一定会更兴盛。只?#19978;? 】冶承忧忽然黯淡的垂下头。

?#31350;上?#20160;么?#20426;?#36830;秋心里雀跃的?#39318;牛?#22240;为她大概猜得出承忧心里觉得遗憾的事情是什么。
?#31350;上?#20919;家没有个男孩儿可以传承冷家的香火,要不然爹爹会更高?#24661;!?#20919;承忧无奈的叹着气,要是当年二娘顺利的?#20599;?#25104;亲,也许她已经多了好几个弟妹了。

【承忧  】连秋欲言又止。

【什么事?#20426;?#30631;二娘一副吞吞吐吐的模样。【有什么事你尽管说。】

【事情是这样的  其实  冷家是有个男丁  】她十年来的辛苦,总算就要熬出头了。
所有的事情都照着她的计画在进行,相信再过不久,她就能达到目的了。

【这是真的吗?爹知道这件事情吗?爹作出什么样的?#20174;?#19982;决定?#20426;?br/>
【?#24358;?#24403;然知道,可是  】连秋总是不肯干脆的把话一次说完,?#32654;?#25215;忧心里着急得很。
【可是什么呀?#20426;?#29241;的?#20174;?#26159;她决定该怎么做的重要?#21018;耄?#25152;以她必须知道爹对这件事情抱持着什么态度。

【?#24358;?#24403;然很高兴  】连秋还是支支吾吾的。

【既然爹很高兴,就该早一点让他认祖归宗,这可是冷家的一件大事。】既然爹爹愿意承认,她这个做女儿的也没什?#26149;眉平?#30340;。

【?#24358;换?#31572;应的  】连秋说着就泪洒当场。

【二娘你先别哭,为什么爹不答应?二娘不是说爹知道有这个儿子存在,而且也很高?#23546;穡俊?br/>【?#24358;?#31532;一个顾虑的当然是你,他怕你会反对,然后重演当年的事  】连秋指的是当年冷承忧上吊的事。

又旧事重提了,到?#36164;?#20040;时候她?#25293;?#25670;?#39068;?#20214;事情?

【是爹多虑了。先不说我已经都这些年岁了,就算是当年的事、也绝对与二娘无关。】不知道她要怎么解?#20572;?#29241;和二娘才会相信?

【?#24358;?#20182;连提都不敢提,孩子已经九岁了,却依?#25442;?#26159;个没爹的孩子,镇日受人取笑  】
连秋的泪水源源不绝的流,若?#32654;?#25215;忧心痛不已。

她和二娘一样的年?#20572;?#20108;娘却承受了那么多苦,这一切都是她一手造成的,她应该负起责任。
【二娘请放?#27169;一?#35828;服爹爹,让爹爹同意让二娘的孩子认祖归宗。】

冷承忧?#26412;?#30340;认为,只要办妥这件事,她心里的罪恶感就会减轻不少。

【谢谢你承忧。】

这一日,冷府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大师请了。】冷承忧虽然不迷信,但基于来者?#24378;?#30340;道理她还是以礼相待。【不知大师今日大驾光临,有何贵事?#20426;?br/>
了尘大师在冷府的客厅中张望了一下,非常平静的开口。

【老纳?#34917;?#22825;象,觉?#32654;?#24220;有恶兆产生,所以前来察看。】

不信神佛的冷承忧还算沉得住气。

【不知大师所说的恶?#36164;?#20160;么?#20426;?br/>
【不瞒冷姑娘,老纳之?#20843;?#35266;的星象是冷府有祸事临头,但来到此处一看,这种现象却被另一股势力给镇压住了。】老和?#34892;?#37324;也觉得纳闷。

冷承忧以为这个了尘大师只是想来筹?#22841;?#24314;大相国寺的经费,所以命人拿出五百两出来。
【大师,这是我爹的一点心意,请大师收下。】

了尘心知冷承忧眼?#23567;?#24515;中都无神佛,这样的她,足够对?#24230;?#20309;想以怪力乱神来诱惑她的力量,如此一来,就不需要他多费心了。

【冷姑娘的好意?#20687;?#24515;领了,希望姑娘秉持着纯净的心处事,如此一来,事事都能逢凶化吉。】

冷承忧根本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大师可否明示?#20426;?br/>
【?#20687;?#35328;尽于此,冷姑娘只要记得凡事都用最纯净的心灵去处理,心存善念,一切都会圆满无比。】

但是世事多变,?#32469;?#26159;扯上情爱,原本显而易见的事情?#19981;?#21464;得复?#24189;讯?#36827;而产生许多料想不到的变量。

【大师  】冷承忧对着了尘大师的背影叫道。

但是了尘除了阿弥陀佛之外,坚决不透露半个字。

冷承忧虽然满心疑问,但是得不到答案的问题多想无益,?#25243;?#36523;,她就将了尘大师的话抛到九霄云外。

日子似乎过得越来越顺利、美满。

冷承忧多了个弟弟冷承乐,冷家的生意也越做越有起色,相信不久的将来,一定能?#25351;次?#26085;的规模。

最值得高兴是爹的病好了一大半,现在爹爹除了陪弟弟玩,偶尔还能外出去巡视冷家所经营的生意,这?#32654;?#25215;忧非常安慰。

不过今天有点不一样,因为她碰见了她害怕的人──仇煞魂。

自?#24189;?#19968;天两人约定好【诊金】的问题之后,冷承忧就再也没见过他。

她不知道他有没有住在冷府里,也不知道他都在什么时间来替爹治病,甚至不清楚他到底有没有来过?

但是爹的身体日益康复是事宝,所以冷承忧猜测着今天他是不是来要他医治爹爹的【诊金】?
如果是,她该怎么给?

就在她?#20102;?#20043;?#21097;?#20167;煞魂像一阵风?#39057;?#36827;入她的房间,她甚至没看清楚?#39321;?#30340;门是怎么被打开,又是怎么?#36824;?#19978;的,因为她的心慌乱无比。

【我来要诊金了。】他直截?#35828;?#30340;开口。

仇煞魂的手搭在她的纤腰上,俯身在她的头窝处吹着?#32469;?br/>
冷承忧心下一沉,她果然没猜错,仇煞魂真的是来向她索取诊金。

【我  】她只感觉两人的身躯越来越紧密,仇煞魂的另一只手掌无预警的覆在她的玉臀上。
她推拒着,但是一股无名的?#32469;?#31388;过下腹,让她不自觉得虚软无力。

仇煞魂一双?#19968;?#30524;深深锁住了她,俯首伸出舌尖,亲密的舔?#20146;?#22905;的耳垂,同时收紧双臂,让自己火热的欲望紧紧的抵住她的小腹。

他的吻?#32654;?#25215;忧全身燥热难耐  

而她甜美红嫩的艳唇,让他饥渴的失去控制,疯狂吸吮着她的唇,舌尖更肆无忌惮的溜进她的檀口内,尽情的吸吮着她甜美的蜜津。

仇煞魂的引诱,让二十四年来没有被任何男人碰触过的情欲在瞬间苏醒,?#32654;?#25215;忧无法自拔的?#27604;?#22312;他的怀里。

仇煞魂慢慢的引领着她往床榻靠近,慢慢的让她倒卧在床上。这其间,仇煞魂的双唇不曾离开过她。

冷承忧的娇躯火热的烫人,仇煞魂体贴的为她除去?#25925;?#30340;衣衫,露出了贴身月牙白的肚兜。
他温柔的解开肚兜的系带,看着她胸前的丰满在他的眼前不断的起伏、剧烈的晃动,胸前的两颗红悔彷佛渴望着他的滋润。

仇煞魂伸手轻触丰盈尖?#35828;?#32418;梅,?#32654;?#25215;忧倒抽了一口气。

他低下头,张口含住那从未被滋润的果实  

冷承忧从未被男人这样欺负过,但却常常听见府里年纪大一点的婢女谈论?#25293;?#22899;燕好的过程,她总以下人们说的那些感觉言过其实,现在她身历其?#24120;?#25165;知道下人们所说的那些火?#34987;?#38754;一点都不假。

仇煞魂灵巧的舌头在她敏感的源头不断的舔吻、吸?#20445;?#29978;至离开她的丰盈,在她身体四处放火,企图点燃她不曾发泄过的欲望。

冷承忧觉得自已好象被仇煞魂放进了温度极高的火炉?#26657;?#20294;她却无法逃脱,只能接受来自于他的欲火,?#24524;?#30528;她、淬炼着她。

冷承忧清楚的知道,脆弱、饥渴的她,根本无法抗拒他的魔力,于是她放弃?#38382;?#19978;的抵抗、内心的矛盾,伸出双手?#39318;?#20102;他的颈项,放松自?#21512;?#24212;着他。

放松之后的冷承忧,心跳加速,心里期待?#25293;承?#20107;情的来临,却又害怕情欲过后留下来的后遗症。

她与仇煞魂顶多只能算是露水姻缘,没名没分的,万一她要是怀孕了怎么办?

但是身体传来的阵阵燥热与兴奋,让她无法思考太多。

仇煞魂因为她的放松,大胆的将鼓胀的欲望贴紧她的下腹部,冷承忧反射性的想逃开。
她逃开的动作牵动他火烫的肿?#20572;?#30524;中也因为她的羞涩而盈满了笑意,让他的欲望更炽烈。
他用最快的速度除去身上阻碍他情欲勃发的障碍,随即将宽阔、硬实的胸膛贴在她雪白滑嫩的丰软双乳上。

仇煞魂感觉到她那像浸过酒汁的红梅在他身下硬挺,她的脸晕染成一片绯红,看起来是那么的甜美可口  

冷承忧虚软无力的任他触摸、爱抚,感觉自己的体温越来越高,然后开始不住的扭动身体,企图摆脱身?#20185;兆频?#28909;度。

她的身体不断的扭动,口中也不自觉的逸出声声的爱吟  

那美妙的吟哦助长了他的欲火?#24524;?#24471;更猛烈。

他身上的?#39038;?#19968;滴、一滴的流下,滴落在冷承忧雪白光滑的肌肤上,然后慢慢的往下流,?#32654;?#25215;忧更觉得搔痒难耐。

她再度扭动身体,想摆脱那份搔痒的感觉。

老天!

她勾人欲火的扭动方式,让他的昂扬更烫、更加的肿胀。

为了给她一个美好的经验,仇煞魂忍着?#25509;?#29190;发的渴望,粗喘着气,沿着她娇躯的玲珑,一路舔吻而下,将热辣辣的?#29301;?#25955;布在她平坦的小腹上,让爱的痕跳一寸不漏的填满她的躯体。

她的甜美让他无法自拔的想尝尽她身体的每一寸,当然不能放过最甜美的部位  

他捧起圆润的美?#21361;?#21560;吮着盛开的花朵。

他轻轻的拨开挡路的花瓣,缓缓的舔?#29301;?#22312;花蜜的入口处舔吮一番,再进入花?#27169;?#36731;轻的挑勾出蜜汁。

【噢  】她兴奋的呻吟着。

冷承忧不自觉的弓起腰身,撑起圆?#21361;?#36814;接他灵巧的唇舌,让自己能更贴近他,乞求得到更多、更美好的快?#23567;?br/>
她的湿润柔滑散发着诱人的麝香,对着雄性催情,让他迫不及待的想拥有她!

仇煞魂快速的一路回吻而上,然后覆住她的檀口,释出他所有的热情,坚持与她一起分享她的芬芳。

仇煞魂吻得她几乎忘了该如何呼吸  

冷承忧感觉到他的坚挺在她柔嫩的双腿间,不停的摩挲着她的粉嫩敏?#26657;?#35825;惑着她情不自禁的分开双腿。

他的坚挺昂扬在她的粉嫩敏感处,缓缓的移动着,一点一滴的入侵她的体内  

无法呼吸的她,靠着仇煞魂口中渡过来的氧气存活。

仇煞魂用心感觉她的柔软、她的紧?#24076;?#24525;不住想要一举占有她!

冷承忧被这一股陌生的快感迷得晕头转向,一点也没察觉他的昂扬正在入侵  

仇煞魂的硕大正在往前攻城掠地,渐渐的进入她的核心。

冷承?#24378;?#22987;有了疼痛的感觉。

她知道第一次一定会很疼痛,只是万万没想到这种痛是那么的令人难以承受。

冷承忧出于本能的想推开他──

仇煞魂眼明手快的箝制她的双手,低头吻去她即将喊痛的声音,让自己的欲望深深的埋进她的体内。

她痛得?#36361;ぉ?br/>
仇煞魂却紧紧的压得她动弹不得──

或许是舍不得看见她疼痛难耐的?#32431;?#34920;惰,仇煞魂咬着牙,忍住欲望的疼痛,停下所有的律动,?#32654;?#25215;忧慢慢?#35270;?#20307;内多出来的饱实?#23567;?br/>
但  

她是如?#35828;闹?#28909;──

如?#35828;?#26580;软──

如?#35828;?#32039;窒──

他实在是无法忍受太久  

随着冷承忧的?#35270;Γ?#20167;煞魂粗重的喘着气,长痛不如短痛的奋力向前挺进,一举冲破那薄薄的障碍。

?#27627;?#30340;痛?#32654;?#25215;忧皱起眉头,颤抖的紧抱着他,缓和他所带来的疼痛,然后感受他完全与她结合的感觉。

仇煞魂又因为她的疼痛而停下所有的动作。

他在等待冷承忧的?#35270;Γ?#20294;是对他而言,这样的等待是一种?#32431;?#30340;折磨。因为她的紧张让原本就处于紧窒的初开花苞,显得更紧、更密,裹得他几乎崩溃。

因为仇煞魂的温柔举动,平抚了冷承忧些许的?#32431;啵?#35753;她慢慢的缓和、平?#30149;?br/>
总之,她已经度过最难熬的?#32431;?#38454;段。

仇煞魂几个律动之后,一股莫名的灼热感取代了刺痛,掩盖了体内的痛楚,衍生出一?#38378;?#22905;难以言喻的舒畅快?#23567;?br/>
她其实的感觉到体内有东西在微微颤抖着,让她忍不住动了动身子,想感觉那份真实?#23567;?br/>这一动,冷承忧?#22836;?#20986;自己的感觉,将体内的火?#21149;?#35065;得更紧密,让两人同时感觉到这份愉悦,让仇煞魂原本温柔以对的眼神变得狂野又火?#21462;?br/>
【原来你?#19981;?#24341;诱人。】

他再也无法克制冷承忧这不经意的引诱,无法给她更多的时间?#35270;Γ?#25402;腰立即冲进也的深处。
他不断的来回抽刺,不断的重复着?#26085;?#30952;人?#33267;?#20154;兴奋的动作,让原本没什么声响的房间里,出现床榻摇动的节奏。

冷承忧感觉刺?#31895;?#28176;消失后,快?#26032;?#24930;的在她体内?#40486;?#21095;烈的冲击引诱着她呼出声声的吟?#19969;?br/>
冷承忧的声声?#21683;?#21627;吟,让他的欲火加速?#24524;鍘?br/>
仇煞魂将她的双脚夹在腋下,不断的向她挺进;她的柔软包围着他,吸引着他的灼热,让他一次又一次的加快律动的节奏  

第四章

冷承忧从来不曾有过这样的感觉──

彷佛自己在这一瞬间找到了一个依靠。

她在仇煞魂的?#24403;?#19979;找到了依靠,感觉到有一颗心在为她跳动。

十年来,她不曾睡过像昨晚那样舒服的觉,不再有?#35199;省?#19981;再有烦恼,周遭显得平静且安详。
是因为仇煞魂睡在她身边的关系吗?

她不敢肯定,但她知道自?#21512;不?#26377;他的感觉。

冥想之?#21097;?#22905;发觉身旁的人心跳加快,呼吸显得越来越沉重,紧贴着她大腿的?#34892;?#20284;乎苏醒了,而且正?#26469;?#27442;动。

冷承忧害羞的推开他,却被仇煞魂紧紧的围在怀里,哪儿也去不了。

【放开我。】她红着脸埋进他的胸膛。

【害羞了?#20426;?#20167;煞魂取笑她,一只大手忍不住往她的下腹?#21051;?#21435;,引起冷承忧出言阻止。
【不要  】

【别乱动,我只是想摸摸你,安抚一下,如果你乱动,我就不能保证我的行为?#25442;?#22833;控?#31119; ?br/>冷承忧安静下来。

【怎幺了?#20426;?#20167;煞魂感觉到她似乎有点丧气。

【我  我爹的病什幺时候会好?#20426;?br/>
其实她想问的是,她已经付出所?#26657;?#20182;对她的往后有什幺打算?#23458;?#19968;如果她?#20146;?#37324;怀了他的孩子,又该怎幺处置?

但是她没问出口。

不是打一开始他就言明了,她不过是他的诊金,她又有何资格要求他对她的往后负责,或者是?#25165;拍兀?br/>
【你想问的就只有你爹的病情?#20426;?#20167;煞魂?#34892;?#19981;高兴,冷承忧的?#20174;?#35753;他感到意外。
他原以为她是个没尝过人生好滋味的嫩苗,在他的悉心呵护下,应该以飞快的速度,一头栽进他的情网?#26657;?#20294;事实却非如此。

她似乎?#36824;?#24515;冷自刚的病情,对于两人的未来完全没有期盼之?#27169;?br/>
冷承忧见他沉默不语,以为他想反悔。

【你答应我的  】

【我没说要反悔!我只是想多跟你在一起  】仇煞魂的手指在她粉嫩的敏感处骚动着。
【别这样,天已经亮了,我该到铺子去视察。】冷承忧暂时将他的话当成是一种安慰,反正在父亲病体末痊愈之前,她还能短暂的拥有这种美好的时光。

【再温存一下  】

他翻开被子,让她细致的肌肤在冷空气中起鸡皮疙瘩,雪白的肌肤慢慢泛起情欲的粉红。
他贪婪的含住粉红的蕾珠,轻轻吸吮着,让乳尖在他的口?#26032;?#24930;变得坚挺。

冷承忧禁不住仇煞魂的逗弄,本能的扭动着腰肢,磨蹭、诱惑的与他的身体扩大摩擦面。
【嗯  不要  我好热  】她紧咬着下唇,却依然止不住那一声声的?#30475;?#21627;吟。
仇煞魂望着怀?#34892;琼?#32039;闭的小女人,体内躁动的欲火益见猛烈,她那诱人的美丽模样,让他又俯下头用力吸吮着她的丰满。

他不断的刺激着她的羞涩,让她感受到他恣意爱抚、柔捏的快?#26657;?#35753;她轻飘飘的有如身在云?#24661;?br/>
她的口中不断发出无意识的销魂呻吟,身子如?#19968;?#22312;焚烧,妖媚的姿态一一展现,不断撩拨着仇煞魂张狂的欲望。

他的唇不断在她的身体各处贪婪的吸?#34180;?#33300;?#29301;?#27839;着光滑柔嫩的触感一直往下延伸,不断挑逗、玩弄着她胸前颤动不停的乳尖,让她感觉阵阵酥麻,全身虚软无力。

她的双腿之间非常湿热,极需要安慰。

仇煞魂像是听到她的需求?#39057;模?#39532;上探手揉搓着她湿热的花瓣,让她全身如触电般颤抖着。
一种似狂风巨?#35828;?#24555;感侵袭着她,让她舒服的说不出话来。

冷承忧红通通的脸蛋充满情欲,就像在邀请他好好欺负她?#39057;摹?br/>
仇煞魂接受她的邀请,老实不?#25512;?#30340;进入她湿热的体内,在戳刺的同时,更不忘摩挲她敏感的小花瓣。

在这波强烈的快感下,她的身体在他大手温暖的爱抚下,彷佛融化成一摊水  

他的手指恣意的在她的体内律动,她无法抗拒的接受他的催化,不断的扭动着雪白的玉?#21361;?#36814;合他一次又一次的抽送。

她的花瓣不断的汨出晶莹剔透的花蜜,如丝的触感更?#29369;?#36887;他高涨的情欲,直想张口尝尝她的美?#19969;?br/>
于是他的双唇取代了手?#31119;?#28861;热的呼吸吹拂着受?#25910;?#30340;花朵,湿热的舌尖放肆的舔噬着花蜜,撩拨因为激情而变得艳红的花瓣。

他的贪婪吸?#27604;?#22905;无法承受的惊喘、娇吟。

【不  不行了  】她受不了他轻嚼着她的小花核而求饶。

她气喘吁吁,娇吟连连,飘飘欲仙的伸手找寻能填满空虚的硬物  

【小妖精  】仇煞魂禁不起她小手的碰触,低吼一声之后,让自己的饱胀欲望整个被她吞没。

他凶猛、且饥渴  

她柔软、又紧窒  

他深深的推进  

她紧密的包裹  

冷承忧忘情的高喊  

仇煞魂狂野的冲刺  

有他带领,冷承忧进入沉沦的欲望殿堂。

她的摆动迎合,带来妙不可言的快?#26657;?#20182;发出如野兽的狂吼,身子一阵?#22204;?#20043;后,加快冲刺的速度与力道,然后将火热的种子尽数释出  

常贵看着容光焕发的冷承忧,心情瞬间荡到谷?#20303;?br/>
虽然他知道以自己的伙计身分要攀上大小姐是不可能的事,但是,他就是不容评大小姐成为别人的!

即使外头的人都将大小姐当成牛鬼蛇神,但他从头到尾都不曾相?#25293;切?#20256;言,对大小姐依然忠心耿耿。

可如今她  

昨天村子里散布着一个消息,说大小姐的清白已经给了替?#24358;?#21307;病的大夫这个消息让他无法接受。

【大小姐今天的心情似乎很好。】常贵语带玄机的说。

【嗯,我爹的病情大有起色,冷家的生意蒸蒸日上,我的心情当然好。】冷承?#24378;?#30528;常贵。【倒是你,今天说话?#27490;?#30340;。】

【?#24358;?#30340;病情好转  所以你就理所当然的像个妓女一样,上了仇煞魂的床!】看她一副没事样,常贵一时怒火中烧,不经思考的说出刻薄的话语。

冷承忧刷白了脸。

看出小姐脸色大变,常贵心疼地放软语调劝道:【大小姐,难道你?#25442;?#30097;仇煞魂吗?如果他真的是个神医,为什幺会没没无闻?说不定他要的只是你的身体。】

【我们村子虽然不算小,但是不代表我们能得知外面的一?#26657;绕?#26159;江湖的奇人异士那幺多,我们不可能认识得完。】常贵爱慕她的事情众所皆知,所以他说的话被冷承忧当成了嫉?#24066;?#20351;然。

【就是因为我们见识少,?#20063;?#35831;常在京城等大地?#33050;?#30340;商人打听,可没有人听过有仇煞魂这号名医。】常贵为了表示自己不是嫉?#24066;?#22312;作祟,很努力的想证明仇煞魂确实有问题。

【你为什幺要这幺做?#20426;?#20919;承忧听了非但没有对仇煞魂存疑,反而心急地责问常贵,?#23601;?#19968;要是让仇煞魂知道了,撒手不管我爹的病怎幺办?#20426;?br/>
【大小姐,我也是为了你好  】而且他?#19981;?#22823;小姐,绝对不容仇煞魂抢走她!

【不必了,以后你少管我的事!如果你觉得这分工作太轻松,就多帮忙一下吴大叔。】
常贵当然看得出冷承忧生气了。

?#30106;也?#27809;有恶意,只是提醒你注意一下仇煞魂这个人。】

以后他会闭上嘴巴。但是,他一定要想办法让仇煞魂露出真面?#20426;?br/>
明月高?#36965;?#23490;静的夜里,?#38393;?#26174;得阴森恐怖。

【为什幺带我来这里?#20426;?#20919;承忧不懂仇煞魂的葫芦里卖什幺药?这里漆黑、阴森,?#38393;?#36824;不时传来奇怪的叫声,让她觉得头皮发凉。

【害怕吗?#20426;?#20167;煞魂总觉得这些天来,冷承忧的态度有点奇怪,他已经使尽浑身解数让她沉迷于情欲之?#26657;?#20294;她的态度却变得若即若离。

【有一点。】她不只是害怕漆黑的夜色,也担心常贵所说的话是真的,因为她也开始怀疑仇煞魂的来历。

【有我在,你不必害怕,等会儿你就会兴奋得忘了害怕。】仇煞魂在她的耳边低声挑逗。
夜鹰忽然啼叫一声,?#35834;美?#25215;忧紧紧抱住他。

【我们回去好不好?#20426;?br/>
正中下怀,他轻轻将冷承忧拥入怀?#26657;?#21452;手环着她的纤腰,让两?#40763;?#20307;紧紧贴合。

姑娘家的胆小成了男人表?#20013;?#22766;最好的利器,只是将她带到漆黑一点的树林里,即使是平日娇羞拘谨的千金闺女,?#19981;?#19981;顾一切的?#24230;?#30007;人的怀里。

【你不觉得这样的气氛很适合我们?#20426;?#20182;闻着冷承忧的体香,生理的冲动?#21046;穡?#24525;不住吻了她。

【这里是野外  ?#38752;?#22312;他的怀?#26657;?#20919;承忧?#34892;?#24847;乱情迷。

【你担心什幺?#20426;?#20167;煞魂彻底的将她的红唇吸吮个够。

【会被人看见的  】冷承忧想推开他,但是仇煞魂紧紧的锁住她。

男女之间的事,在没有人看得见的卧房里做是一回事,但要她冒着被发现的危险在外头袒胸露背,她可没那个胆!

【你想太多了,除非有人刻意跟踪我们,否则谁会三更半夜来到这?#24917;家?#22806;?#20426;?br/>
仇煞魂?#19990;?#30340;笑她多?#27169;?#39034;势抱着她玲珑有致的娇躯坐在大石上,大掌不断的在她的身上四处游移。

【想试试在野外交欢的滋味吗?#20426;?#20167;煞魂拚命在她的身上点火,在她的耳边不断蛊惑。
【别这样  ?#31354;?#19981;知道为什幺有床他不睡,偏偏要到这?#24917;家?#22806;来?这样真的能让人感觉到刺激吗?

【来,别害羞。】仇煞魂低头舔?#20146;?#22905;白皙的玉?#34180;!?#22312;这里做会有全新的感受,保证你会爱上这种感觉。】

【不,我不想在这里  】冷承忧毕竟是姑娘家,对于这样败坏风俗的事情无法苟同。
仇煞魂忽然推开她,站起身往?#30333;擼?#23558;她丢在黑暗?#23567;?br/>
冷承忧害怕的快步跟上前。

【你生气了?#20426;?#22905;早已经屈服在仇煞魂的魔力下,把自己的人与心都交给了他,所以一看见他不高兴,她整个心都乱了。

仇煞魂转过身来,姿态高傲的睇睨着她。

【我不?#19981;?#30699;揉造作的姑娘,况且  你也没有矫揉造作的本钱。】

因为她是他的诊金吗?

【我  】冷承忧一时无言以对。

当她决定为?#35828;?#29306;牲自己时,就已经失去了矜持的本钱。

而现在,她更将自己的心给赔了进去,当然没有矫揉造作的本钱。

【我知道你是个孝顺的姑娘,为了你爹,你一定愿意配合我?#22253;桑 ?#20182;的手伸向她的胸前,揉搓?#27431;?#30408;的浑?#30149;?br/>
【我  】她的身体越来越热,让她无

大胆的戴夫和荷鲁斯之眼电子游艺
湖南快乐十分必赢技巧 广东快乐10分计划 幸运飞艇6码公式 幸运排列3开奖结果 极速快乐十分 黑龙江十一选五* 新疆35选7大星彩票走势图大全 北单比分计算器 山西快乐10分前三遗漏 北京赛车pk开奖视频直播 广东11选5开奖助 皇冠比分网win90 3d明天预测 世界杯摩洛哥比分预测 吉林十一选五手机版开奖结果 湖北30选5开奖 湖南快乐十分必赢技巧 广东快乐10分计划 幸运飞艇6码公式 幸运排列3开奖结果 极速快乐十分 黑龙江十一选五* 新疆35选7大星彩票走势图大全 北单比分计算器 山西快乐10分前三遗漏 北京赛车pk开奖视频直播 广东11选5开奖助 皇冠比分网win90 3d明天预测 世界杯摩洛哥比分预测 吉林十一选五手机版开奖结果 湖北30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