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校園春色?????
去鄉村支教的媽媽

【內容節選】媽媽,我的媽媽在說什么?她在向水根兒求愛呀,看到此情此景,我的心情真是難以形容當水根兒站起身的時候,嘴唇上,鼻子上全是黏糊糊的液體,上面沾滿了媽媽的淫水。水根兒脫下了自己的褲頭,露出了早已無比猙獰的大雞巴。而媽媽會意的靠在了一棵老樹上,抬起了自己的左腿,將自己滿是陰毛的陰戶完全暴露在這村里的湖光山色之中。  去鄉村支教的媽媽  (一)  【媽,你怎么了,干嘛愁眉苦臉的啊。】  【哎,兒子,你不知道啊,這幾天教委給媽媽教書的學校下達了兩個指標。】【兩個指標?什么意思啊?】  【是去鄉下援教的指標啊,遙遠的鄉下。】  【什么?不就兩個指標么,那也不見得就會有媽媽吧。】【哎,被你說中了,媽媽就是其中一個,還有一個韓老師,我們兩個被派到了兩個不同的鄉村去支教。】【這是為什么啊,學校里有那么多老師,為什么非得派媽媽去呀。】【還不是那個劉校長,是他非得讓媽媽去的。】【你可以喝他好好說說,讓他派別的老師去啊,要不給他送點禮品什么的?  】  【可是這個混蛋劉校長他想要  ,算了,沒什么,去就去吧,每個月還多出一千多元的薪水呢,算是小有點安慰吧。】我的媽媽,是市五十五高中的一名教語文教師,名叫廖文雅,人如其名,既文雅又漂亮,算是一個標準的美熟女。  媽媽和爸爸離婚三年了,目前我跟媽媽一起生活,家里雖然談不上大富大貴,不過生活方面也算得上富足。  雖然媽媽并沒太細說,可我能感覺的出她去鄉下支教這件事應該是木已成船了,可能媽媽對去支教并不是很反感,主要還是惦記我這個兒子。  郁悶了一夜,雖然舍不得媽媽,可為了讓媽媽寬心,我還是安慰著媽媽,向她打起了保票。  【媽,我知道你是個有愛心的人,那些鄉下的孩子也不容易,你不用惦記我的。】【話是這么說,可媽能不惦記你么。】  【放心吧,兒子向毛主席保證,雖然拿不了第一,可是每次考試一定都會進步,請媽媽放心。】一邊說我還一邊裝模作樣的向媽媽行了個軍禮,換來的卻是我勉強的微笑。  【好兒子,難得你這么懂事,暫時就去你姥姥住吧,住不慣就去你姨媽那,記得少上網,別玩什么網絡游戲,要好好學習。】【知道了,等放假的時候你不就回來了嗎,您就看兒子的表現吧。】就這樣,媽媽不厭其煩的囑咐了一番,才踏上了去鄉下支教的路程。  而我呢,就暫時住在了姥姥家。  到了那,媽媽給我打了個電話,告訴我一切都好,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安慰我,鄉下的條件怎么可能比得上家里啊。  這段時間,雖然兩地相隔,不過我們母子也經常通電話,媽媽就是媽媽,除了叮囑我要好好學習,就是叮囑我要少貪玩。  時間過得可真慢啊,有點度日如年的感覺,好不容易熬過了幾個月,終于終于終于放假了。  原以為媽媽會回來看我,可是當媽媽告訴我,因為當地一直不停的下大雪,而導致了大雪封山的時候,我都快氣瘋了,簡直要瘋了。  心里真的好難受,憋屈郁悶,可這又有什么辦法呢,只能繼續在學校煎熬。  又苦苦的熬了半年,終于放暑假了,天吶,終于放暑假了,我可以見到媽媽啦。  可不知道為什么,打媽媽的電話,媽媽卻總是關機,一連幾天,都是這樣,急的我像熱鍋上的螞蟻。  沒辦法,拼了。  我踏上了通往那個山村的火車,通過媽媽以前給過我的地址,我坐了一夜的火車,接著坐了半天的汽車,多方打聽,又走了5.6 個鐘頭的山路,真的累壞了,當我找到了媽媽支教的地方,天都快黑了。  我的天啊,這里真是太落后了,真想不到還有這樣的地方啊,又問了兩個老鄉,才打聽到媽媽原來住在學校附近的一個小院里。  走了十幾分鐘,終于看到了那個學校附近的一個小院。怎么?難道媽媽就住這個地方么?頓時心里是一陣陣的酸楚。  走進小院里,房間的門沒推開,看樣子好像是從里面鎖上了。我敲敲了門,哎?本來聽到里面有聲音的,怎么忽然變得安靜了?  【媽,你在嗎,我是小東啊。】  又過了大約兩分鐘,我聽到里面傳來了腳步聲,就在這時,門開了。  【天吶,兒子,怎么是你,你怎么來了。】  【媽,我都惦記壞了,打你電話怎么總關機啊。】【啊呀,對不起兒子,媽媽的電話壞了,本打算過幾天山路好走的時候,就回去看你的,順便也修修電話。】【媽,我好想你。】  【兒子,媽也想你呀,快進來。】  媽媽怎么滿頭大汗的,可不是么,現在是夏天啊,可能是天氣太熱吧。  就在我走進房間的時候,卻忽然發現房間里還有一個人,確切的說,是一個和我差不多大的孩子,看穿著打扮就是當地的孩子。雖然長得有點黑,可看的出來算是眉清目秀,也挺壯實的。  【媽,這是  】  【哎呀,看媽高興的,都忘了,這是媽媽的學生,叫水根兒,媽在給他補  補課呢。水根兒,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兒子小東。】【你好,水根兒。】  【好好,小東哥,俺叫水根兒,看你們城里人,白白凈凈的,可不像我們農村。】哎,他的夸獎,讓我都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文  廖老師,那俺先回去了,咱們找時間再補課吧,小東哥,俺走了。】就在水根兒站起身的一瞬間,我無意中發現他的褲襠里支起了一個小帳篷。  這個水根兒,怎么回事啊,太不雅觀了吧,說起來也奇怪,這么熱的天,不就是給一個學生補課么,媽媽鎖什么門啊。  【兒子,餓壞了吧,媽媽給你做飯。】  【媽,不用了,我這帶了不少好吃的呢,你先吃點解解饞吧。】【還是兒子想的周到,呵呵。】  就在我們母子一起吃飯的時候,我忽然發現媽媽好像比以前變得更年輕了,皮膚也變得更好了,身材似乎也豐滿了一些。奇怪,這個地方的伙食還能讓人變得豐滿么?  看到我帶來的成績單,媽媽非常的開心。  因為小院里只有一間屋子,沒辦法,我只能和媽媽一起睡在了火炕上。  第二天,媽媽帶著我在村里,學校,還有附近的山林溜達了一整天,不得不說,這兒真是個美麗的地方啊,空氣新鮮,景色秀麗。  吃過晚飯,我們母子聊了好一會,才進入了夢鄉。  夜里,我被尿憋醒了,就在我準備撒尿的時候,忽然發現媽媽不在火炕上。  媽媽呢?去哪了呢?  當我剛剛走出小院的時候,忽然發現了兩個身影,從身材和發型上就看得出其中一個人可能是媽媽,可另一個人根本看不清楚是誰。  兩個人緊緊的擁抱在一起,似乎是在接吻。媽媽在和誰接吻?那個人是誰?  這時,另一個人朝著村子里的方向跑去,而媽媽應該是奔著小院回來了。  我趕緊跑回房間,竄到火炕上,假裝打起了呼嚕。不一會媽媽也躡手躡腳的爬上了火炕,那個女人果然是媽媽。  早上,吃早飯的時候,我感覺媽媽的表情有一些奇怪,有點欲言又止的。  【媽,我們什么時候回城啊。】  【這  再等幾天吧,你看這地方多美啊,再玩兩天吧。】媽媽在和誰幽會?那個男人是誰?難道媽媽是因為舍不得他才不想回城么?  我必須要知道原因。  我開始留意起媽媽,可是通過這兩天的觀察,我并沒有發現什么。  那天上午,媽媽說要去村里給一個學生補課,可能得一會再回來,讓我在小院里等她。  補課?補課用穿著黑絲襪和高跟鞋去么?用穿的這么性感么?  我悄悄的跟了出去,發現媽媽真的朝著村子的方向走去,可是走了沒多遠,媽媽就向右轉彎。這是去哪呀,那邊好像只有山林啊。  管不了那么多,先跟上去再說。似乎走了挺遠的距離。就在這時,我發現了有一個有點熟悉的身影站在了不遠處。  這不是水根兒么,我第一天來的時候見到的那個學生。可讓我萬萬沒想到的是,媽媽和水根竟然迎著對方,走近后緊緊地擁抱在了一起。  【文雅,你可來了,想死我俺了。】  【好水根兒,我也想你呀。】  【你今天可真好看,就喜歡你穿黑色的絲襪,還有這高跟鞋,別提多勾人了。】【知道你喜歡,我才穿的,為了你,我剛才差點把腳扭了。】【文雅,你真好,那天晚上俺還沒射呢,你就著急回去了。】【水根兒,今天我好好的補償你。】  水根兒?那天和媽媽在一起的竟然是水根兒?我的天吶,她們可是師生關系啊。拋開這層關系不說,她們的年紀相差十幾歲呀,做母子都綽綽有余了啊。  這時我想起那天,媽媽為什么鎖門了,她們倆肯定正在房間里亂搞,結果被我給攪和了。  水根兒一邊親吻著媽媽,一邊把那雙大手伸進了媽媽的裙子里,撫摸著媽媽的大屁股。  【壞水根兒,干嘛那么猴急啊,都是你的女人了,我也跑不了。】【好媳婦,你沒穿內褲啊,里面都濕濕的了。】【啊  壞水根兒,你越來越厲害了。】  【那還不是媳婦教得好啊。】  【再過些天就是我們大喜的日子了,啊  水根兒,好人。】水根兒在稱呼媽媽什么?他管我的媽媽叫媳婦?這個混蛋。  大喜的日子?這又是什么意思啊?  水根兒一邊脫掉媽媽的裙子,一邊岔開媽媽白皙的大腿,蹲在地上把頭伸進了媽媽的胯下,好像在伸出舌頭舔弄著媽媽的陰部,姿勢顯得非常淫蕩。  【啊  水根兒,我的男人。】  想不到媽媽竟然變得這么騷,被一個和自己兒子差不多大的孩子挑逗成這樣。  只見媽媽一邊呻吟,一邊把自己的手指放進嘴里不停的吸允著,雙腿也在不住的發軟顫抖。  【水根兒,別舔了,媳婦想要了,嗯  】  媽媽,我的媽媽在說什么?她在向水根兒求愛呀,看到此情此景,我的心情真是難以形容。  當水根兒站起身的時候,嘴唇上,鼻子上全是黏糊糊的液體,上面沾滿了媽媽的淫水。  水根兒脫下了自己的褲頭,露出了早已無比猙獰的大雞巴。而媽媽會意的靠在了一棵老樹上,抬起了自己的左腿,將自己滿是陰毛的陰戶完全暴露在這村里的湖光山色之中。  水根兒走到媽媽跟前,向上抬了抬媽媽穿著黑絲的美腿,扶著他自己的大雞巴,對準媽媽的小屄口用力刺了進去。  【啊  進來了。】  水根兒一邊撫摸著媽媽熟透了的大乳房,一邊不停的抽插,兩個人就這樣站在老樹的旁邊交合著。  看著辛勤耕耘的水根兒,媽媽愛戀的送上了自己的香吻,那種眼神,是我從來都沒見過的。  十幾分鐘的功夫,媽媽的呼吸好像越來越急促,身體也在不住的顫抖。  【啊  啊  水根兒,來了,我來了。】  可能是這個姿勢太累了,高潮后的媽媽,雙手扶著樹根,俯下身又撅起了自己肥碩的大屁股。水根兒會意的扶著媽媽的腰身,從后面插進了媽媽濕淋淋的小屄。  空曠的山野里,清脆的鳥啼聲,性交的撞擊聲,還有媽媽那綿軟的呻吟聲。  隨著時間的延伸,媽媽的呻吟也越來越高亢。  【呀  水根兒,我的男人,來了,我又來了。】【文雅,我的好媳婦,我要射了,今天我能射進去嗎?】【嗯,射吧,喜歡就射進來吧,水根兒,我的親丈夫,我的男人。】水根兒玩命似的向媽媽子宮里面頂,不停的噴射著他的子孫。  真想不到媽媽不光和自己的學生做愛,竟然還讓他內射進去。此時我真的有點方寸大亂。媽媽這是怎么了?為什么會變成這樣啊。  被內射的媽媽愛戀的摟著水根兒這個農村的大男孩兒,還時不時的親吻著他的額頭,看起來既像夫妻又似母子。  【媳婦,剛才射進去的時候真是太舒服了,你會懷上俺的孩子么?】【會,一定會的,水根兒,你高興么?】  【高興,太幸福了,俺要當爸爸嘍。】  【小壞蛋。】  【媳婦,真沒想到會遇見你,俺還以為自己要打一輩子光棍呢。】【也許這就是我們的緣分吧。】  【哎,像我們村子這么窮,有哪家的閨女愿意嫁到我們村吶,真的委屈你了。】【傻水根兒,別這么說。】  【會一輩子都對你好的,哎,想起來就有點上火,好媳婦,我們村里那個不成文的規矩,你真的想好了么?】【想好了,嫁雞隨雞,既然我們要成親了,我都聽你的,只希望你別像小東的爸爸一樣負了我。】【好媳婦,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我又想和你那個了,嘻嘻。】什么?媽媽要和水根兒結婚?這是真的么?不可能,絕對不可能的。  聽到水根兒這么說,媽媽再一次撅起了自己淫蕩的大屁股,接受起這個和自己兒子差不多的男孩子的抽插。  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小院,躺在火炕上不停的思索著。過了一會兒,媽媽回來了。  【兒子,也沒出去逛逛啊。】  【出去了。】  【好兒子,媽想和你商量個事。】  【說。】  【怎么了兒子,你好像有點不高興啊。】  【能高興的起來嗎,沒什么了,有事就說。】  【兒子,要不你自己先回城里吧,媽媽還得給這的孩子補課啊,他們離不開媽媽的,等過年的時候,媽再回去看你吧。】真想不到媽媽還在撒謊,氣得我心跳都加速了。  【你說這的孩子離不開你?糊弄傻子呢,你指的是水根兒吧,是水根兒離不開你吧,哼。】【兒  兒子,你怎么和媽媽這么說話呀。】  【哼,我為什么這么說,你自己心里明白,別再打馬虎眼了,我的【好】媽媽。】【兒子,你  這  】  【還不準備說實話啊,我什么都知道了。】  【你  你都知道了?你是怎么知道的?】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我都已經看到你們兩個  】【哎,可這  這讓媽媽怎么和你說呀。】  【你想怎么說,就怎么說。】  【哎,你也是大孩子了,既然你都知道了,媽也不能再瞞著你了,對不起。】【我想聽實話。】  這時媽媽低著頭,講述起了事情的經過。  【嗯,這個村子真的非常窮困,是你想象不到的,很多孩子都上不起學,后來鎮政府給村子里的孩子免了學費,即使這樣,家長也不愿意把孩子往學校送,因為連書本費對他們來說都是一筆很大的開銷。】【有這么困難么?】  【真的,比你想象的還要困難,一頓普普通通的餃子和燉肉對他們來說都是非常奢侈的。】【可這與你和水根兒有什么關系?】  看得出,媽媽似乎有點坐不住了,畢竟這種事不是那么好解釋的,尤其是在自己親生兒子的面前。  【好,我不打斷你,你繼續說吧。】  【嗯,雖然這很窮,條件也很差,可老鄉們的淳樸和孩子們對知識的渴望還是讓媽媽很感動,媽媽下決心好好的教他們。記得那是十個月以前的事了,有一次媽媽在河邊洗腳刷鞋子,一不小心就滑到了河里,可媽媽并不會游泳,就拼命的叫喊,幸好水根兒在附近聽到了我的喊聲,他跑到河邊,想都沒想就跳進了河里救我,拼著命的把我向岸邊推。】【英雄救美了,跟武俠小說一樣。】  【媽說的是真的,可是兒子你知道么?水根兒他并不會游泳啊,當他把我推上岸的時候,他自己都快沉下去了。】【什么?他不會游泳?】  聽媽媽這么說,我真的有點懵了,不會游泳還會下河去救人?  這怎么可能呢?  【有幾個老鄉聽到我們的叫喊,跑到了河邊,一起把水根兒救了上來。讓媽媽萬萬沒想到的是,水根兒醒來以后的第一句話,竟然是問我怎么樣,他竟然還在顧著我的安危。】【難道就因為他是你的救命恩人,你們就  】【當然不是,你真的以為媽媽是個隨便的女人么?如果我真的是那種女人的話,媽媽就不會被那個校長給派到這個偏遠的小村子了。】【媽,我不是那個意思,你繼續說吧。】  屋子里的氣憤似乎緩和了不少,我似乎也沒有剛才那么氣憤了。  【兒子,你聽說過日久生情吧,水根兒是一個知道上進的孩子,雖然不是很聰明,可是非常的刻苦,因為基礎差,水根兒就經常來這個小院學習。有的時候,水根兒家里偶爾做點好吃的,他自己都舍不得吃,就偷偷的給我帶到小院里。可能是因為在農村呆久了,也可能是因為我只把他當成自己的學生,在屋子里的時候,就穿的隨便一點。有一天晚上,水根兒傻傻的向我表白了,那時我才發現自己的潛意識里其實是很喜歡他的,畢竟媽媽也離婚好幾年了,沒克制住自己,我們就  就  】【媽,我理解你的苦衷,我一直也沒阻止你去找你的另一半啊。  可是水根兒,他  他是個孩子呀,他好像還沒我年紀大呢。  如果你想感謝他的救命之恩,你可以再經濟上幫助他們家呀。】【你說的這個媽心里明白,媽也知道這不對,可是我們倆之間真的不是能用錢來衡量的,媽也不知道為什么,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媽,那你們說的大喜的日子  那是怎么回事呀?難不成你  】【這  哎,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了,媽就和你實話實說吧。  嗯,媽打算嫁給水根兒了,過幾天我們就辦喜事。】【這  你說什么?】  【水根兒是個不會撒謊的孩子,因為經常往媽媽這跑,有的時候回家就會很晚,這就引起了他家里的懷疑,他媽媽一逼問,水根兒就把我們的關系就實話實說了。】【那他的父母也會同意你們的關系?】  【嗯,我也沒想到,他的父母知道以后非常的高興,有一天,在水根兒家里人的請求下,我和水根兒一起回到了他家。因為款待我,他父親把一只下蛋的老母雞都殺了。看到他家那面困難,媽媽就想把隨身帶著的兩千塊錢留給他們,可是他們卻說什么都不肯拿,只有一個要求,就是想要我嫁給水根兒。】【我的天吶,這怎么可能,我還以為他父母得狠狠的k 這個混蛋呢。】【他們家娶不起媳婦,更給不起彩禮,水根兒家一共三個孩子,還都是男孩子。他父親身體不好,還得常年吃藥,弄得家里一貧如洗,現在連書本費都是媽媽替水根兒交的。結果孩子們的婚事就成了老人的一塊心病。不光他家,村子里很多家都是那樣。你知道么,農村對傳宗接代這種事看的很重,他父母想讓媽媽給他家留個香火。】聽到媽媽這么說,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了,心里說不出的酸楚。  【開始媽媽并沒想和水根兒結婚,畢竟我們年紀差的這么多,我也不可能永遠呆在這兒,因為媽媽還有你呀。可是當水根兒的媽媽跪在我面前祈求我嫁給水根的時候,媽媽就堅定了這個信念,答應了他們。】聽媽媽說到這,我心中的怨氣小多了,也許這真的就是命中注定的吧。  【媽,你真的想好了么】  【想好了,水根兒是真心對我好的,他很樸實,不像很多的城里人,一肚子的花花腸子,媽媽相信自己的選擇。】【那你們什么時候辦喜事啊。】  【兒子,你  你不反對了?】  【反正你覺得幸福就隨你吧。】  【嗯,這周日我們就辦喜事。】  聽到我這么說,媽媽一臉的感激。  【對了,我聽水根兒和你說,好像村里有一個什么不成文的規矩,到底什么意思啊?】【啊?這  這個你就別問了,媽去給你做飯。】聽到我問道這個問題的時候,媽媽忽然變得驚慌失措,媽媽到底怎么了?為什么一問到這個問題,媽媽就變得這么慌張呢?  (二)  吃晚飯的時候,多少還有一點尷尬,畢竟自己的媽媽要結婚了,嫁的還是一個年紀比我還要小的孩子,心里還是有點不是滋味兒。  【媽,我還有個要求。】  【兒子,你說吧。】  【媽,讓我見見水根兒行么?】  【兒子,媽求你別難為他。】  【我不會的。】  【好吧,那媽  媽媽去安排。】  想想這窮困的村子,想想水根兒那可憐的一家,再想想媽媽那幸福的樣子,哎,我還能再說什么呢,關鍵是說別的也沒用啊。  看得出,媽媽的心里有點兒忐忑不安的,可她還是去找水根兒了。  坐在炕上,我不停的思索,想到了曾經的過往,記得前些年母親節的時候,當我把一束鮮花拿到媽媽面前的時候,媽媽都感動的快要流淚了,帶著我去商場買了好多的新衣服。  她是那么的善良,每次在外面遇到要飯的,媽媽都會拿出五塊十塊的零錢,每次在電視上看到別的地方出現自然災害,需要國人募捐的時候,媽媽都會默默的把錢塞進愛心捐款箱。  對別人尚且這樣,對親朋好友就更是如此。這么多年,只有別人對不起媽媽,媽媽卻從沒有對不起別人的時候。  過了一會兒,一陣腳步聲打斷了我的思索,水根兒一個人低著頭戰戰兢兢的走進了屋子。  【小東哥,我  我  俺來了,這事都怪我俺,你打我吧,千萬別怪廖老師。】【你別害怕,剛才我媽都和我說了,我也都知道了,也不想再多說什么了,我媽媽是一個在感情上受過傷害的女人,只希望你能對我她好點兒,別負了她。  】  【你放心吧,俺這個人不會說什么大道理,不過俺一定會好好對她的,一定會的,俺以性命做保證。】【那就好,哎?對了,我聽說你們村子好像有一個什么不成文的規矩來著,那到底是什么啊?能告訴我么?】【這  這  這個真的不好說的,這是洞房里面的事情,這  你還是別問了。】聽到我這么問,水根兒的表情也和媽媽剛才一樣那么驚慌失措,轉身就跑了出去。到底是什么規矩啊,這么神秘?  還是洞房里面的事情,太奇怪了。  周五的中午,院子里忽然來了一個農村婦女,聽媽媽介紹說是水根兒的母親,看樣子和媽媽的年紀差不多,按農村的習俗,她的年紀可能比媽媽還要小。  估計是水根兒告訴了他的母親我來了村里,她母親才特意來看看我的。說心里話,我真的有點尷尬,水根兒馬上就變成了媽媽的丈夫,而眼前的這個女人究竟該怎么稱呼呢。  原本打算周六的上午就回城,可是水根兒的母親死活要我留下來參加水根兒和我媽媽的婚禮,還說我是吉祥的征兆。后來我才明白,原來媽媽帶著我成親,應該算是帶子,看來她們是在是想讓我媽媽給她們家生個孩子。  也不知道怎么的,可能是我對那個神秘的規矩非常好奇吧,竟然莫名其妙的答應了她的這個請求。  星期六一整天,她們都忙著準備婚禮,都忙壞了。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就到了周日,媽媽穿上了大紅的袍子,頭上蓋了個紅蓋頭,在小院等著水根兒家里來接親。  哎,看著媽媽的樣子,我都說不出心里是個什么滋味兒。  這時外面響起了鑼鼓聲,水根兒開心的牽著媽媽的手上了花轎,真的是八抬大轎啊。  村里也來了很多人,水根兒家里殺了唯一的一口大肥豬,來招待村里人,等水根兒家的院子里坐滿了村里的老老少少,鄉村式的婚禮正式舉行了。  【一拜天地。】  媽媽和水根兒真的跪在了地上,拜了天地。  【二拜高堂。】  什么事啊,媽媽竟然有了兩個和自己年紀差不多的公公婆婆。  【夫妻對拜。】  按農村的規矩,媽媽和水根兒就成為了正式的夫妻。  接著水根兒是挨個桌子的敬酒,村子里的人一直鬧到了傍晚,天快黑的時候,人群漸漸地散了,而媽媽好像一直在洞房里等待著水根兒。  讓我有點奇怪的是,一般的農村婚禮不都得鬧洞房么,可是這個村子卻沒有人這么做。  而我因為好奇心,就假意的喝醉,朝小院的方向走去,半路上又偷偷的返了回來。  因為媽媽和水根兒的洞房是東西兩個屋子,而媽媽正坐在東邊的屋子里等著水根兒,我就趁亂偷偷的潛進了西屋的柜子里。  不一會的功夫,院子里收拾的差不多了,我聽到好像是有人鎖門的聲音,應該是水根兒準備和媽媽洞房了,可是這又有什么秘密規矩呢?  也沒有什么異常啊?  又等了一會兒,我偷偷的從柜子里爬出來,溜到了東屋的窗邊,因為水根兒家里的窗子還是那種白色塑料紙的,就輕輕的用手指捅了個窟窿,偷眼向里面觀瞧。  讓我無比驚訝的是,里面  里面怎么會有四個人?一個性感成熟的女人和三個男青年。  這不是水根兒和他的兩個親兄弟么?一個叫水生,一個叫水河,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只見三個男青年聚在媽媽身邊,一起脫著媽媽的衣服,而媽媽就坐在火炕上接受著,表情非常的羞澀。  【嫂子,你真好看,比花還美,我從來就沒見過像你這么好看的女人。】【是啊,大嫂,我們感覺像是做夢一樣,我們哥倆還從來沒碰過女人呢。】外衣,外褲,胸罩,內褲,一件一件的被他們顫抖的雙手脫掉,身上只剩下了兩條性感的黑色長筒絲襪。  為什么他們兩個敢那么對媽媽,媽媽和水根兒都不攔著呢?而且媽媽不光沒有絲毫的抗拒,好像還在嬌羞的配合著?  【嫂子,你的乳房可真大,真白,我  我  】水根兒在干嗎?他為什么不攔著他的兩個兄弟?反而在身后摟著媽媽的小腹,眼看著那兩個弟弟一邊撫摸媽媽的乳房,一邊吸允著媽媽堅硬的乳頭。  【嗯  】  媽媽呢,媽媽一邊小聲的呻吟,一邊用充滿母愛的眼神注視著自己丈夫的兩個弟弟,任由他們玩弄自己的一對大白兔。  【嫂子,我下面漲得好難受,我  】  【我也是啊。】  媽媽看著眼前這兩個少不經事的孩子,羞澀的脫下了他們倆的內褲,兩根堅硬如鐵的大雞巴頓時暴露在媽媽的眼前。  【媳婦,俺這兩個弟弟還什么都不懂呢,嗨,別說他們倆了,連俺的經驗還不都是你教的么,還是咱們倆先來吧,讓他們在邊上學學。】【嗯,水根兒,我有點不好意思。】  【沒啥,媳婦,放開點兒,你就享受吧。】  水根兒分開媽媽的絲襪美腿,趴在了她的胯下,舔弄起了媽媽肥美濕潤的陰戶。  【呀  老公啊。】  看著媽媽紅潤多汁的陰戶,那兩個叫水生和水河的青年不停的吞咽著口水,水生竟然隨手握住媽媽的一只絲腳,嗅著上面的味道。  【好香啊。】  緊接著就隔著絲襪把媽媽的腳趾放入了口中,不停的吸允著。看著水生在舔媽媽的肉足,水河也學著水生的動作,吸允起了媽媽的另一只肉足。  兩個弟弟好像是無師自通,舔完了媽媽的腳趾,又伸出貪婪的腳趾舔起了媽媽的腳心。  【嫂子,你的腳真好看,還這么香。】  【咯咯,你們弄得嫂子好癢啊。】  看著屋子里面的場面,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的下面竟然不知不覺的硬了。  太卑鄙了,我為什么會有這種感覺啊。  【老公,別舔了,媳婦想要了。】  媽媽嬌滴滴的聲音聽起來特別的酥骨,看到媽媽那讓人消魂的樣子,水根兒扶著自己的大雞巴就準備向媽媽的小屄刺去。可就在這個時候,媽媽卻摟著水根兒的脖子,愛戀的注視著眼前的這個小丈夫。  【老公,先別插進去。】  【怎么了,俺的好媳婦?】  【還記得以前我和你說過,要在洞房花燭的時候把媳婦的處女給你么?】【當然記得,可是俺到現在都沒弄明白,難道這處女不是指你生孩子的地方么?】【笨水根兒,媳婦已經是生過孩子的人了,那個地方當然不是處女了,我指的處女是這兒  】想不到媽媽竟然嬌羞的沖水根兒指了指自己的小屁眼,什么?難道媽媽想讓水根兒插她的屁眼?  【媳婦,那個地方也可以插進去么?】  【老公,難道你不想么?當年小東他爸爸就想插我那里,我都沒允許,今晚便宜你啦。】【想,媳婦的處女俺當然想要了,那俺可插進去了。】想不到媽媽把手指伸向了自己的陰戶,把陰戶里面的淫水一點一點的涂抹進了自己的小屁眼里,翻過性感的身體,跪在火炕上撅起了她的大屁股。  【老公,輕點,人家是第一次呢。】  當水根兒把他的龜頭頂進媽媽屁眼的時候,媽媽身體開始顫抖起來。  【啊  老公,慢點。】  【好媳婦,你這兒太緊了,弄的俺都緊張了,會弄疼你么?】【不會的,來吧,老公。】  水根兒扶著媽媽的胯部,一點點的向屁眼里面插。不知道為什么,媽媽的表情好像有點痛苦。這么大的雞巴插進那么小的屁眼里,怎么可能受得了啊。  【哎呀  】  【媳婦,終于進去了,好緊呀,有點費勁。】  水根兒開始了緩緩的抽插,眼看著水根兒在和媽媽肛交,水生和水河也來到了媽媽的身邊。  【嫂子,你真好看,我能親親你嗎?】  【嗯,水生,張開嘴巴。】  看到水生傻傻的張開了自己的嘴巴,媽媽羞澀的伸出了自己的香舌,一邊接受水根兒的抽插,一邊和水生激烈的舌吻。  看著和水生接吻的媽媽,水河似乎有點無從下手,一邊親吻著媽媽雪白的脊背,一邊撫摸著媽媽標志性的翹臀。  那邊水根兒抽插的速度漸漸的加快了,從他的表情看得出,水根兒似乎對媽媽的處女屁眼非常的享受。  再看媽媽,屁眼上的小褶皺幾乎都被撐開了,隨著水根兒的抽插,連屁眼里面鮮嫩的肛肉都在不斷的翻進翻出。  水根兒的動作似乎越來越快,臉上表情也變得越來越奇怪。  【媳婦,俺忍不住了。】  【呀  啊  】  媽媽仰著頭,就在三個孩子的面前,忘情的呻吟起來。  射了,水根兒的身體在不停的顫抖著,射進了媽媽的小屁眼里。當水根兒從屁眼里拔出雞巴的時候,陰莖上竟然粘連了點點的血絲。  【媳婦,我  我  俺把你弄疼了吧,有點太激動了,真沒想到會這樣的。  】  媽媽轉過身,溫柔的摟著水根兒的脖子,輕撫著他寬闊的胸膛。  【沒關系的老公,第一次都是這樣的,忍忍就沒事兒了,你這么心疼我,證明我的選擇是對的。】一邊的水生和水河傻傻的注視著媽媽性感的身子,水生從后面摟住了媽媽,像個孩子一樣沖媽媽撒嬌。  【嫂子,我們倆也想像大哥一樣和你  和你日屄,干屁眼。】聽到水生說的這么露骨,媽媽嬌羞的轉過頭,微笑的注視著正在玩弄她乳頭的水生。  【壞水生,不許說的這么難聽。】  這時水河已經趴在了媽媽的胯下,仔細的觀察著媽媽濕漉漉的陰戶,不停的吞咽著口水。  【嫂子,這就是女人的屄呀,真好看。】  水河學著剛才水根兒的動作,伸出了稚嫩的舌頭,舔起了媽媽香艷的陰唇。  【啊  水河。】  舔了好一會兒,當水河抬起頭的時候,嘴巴上甚至是臉上都沾上了媽媽的淫水。  【嫂子,我想日屄。】  【嗯。】  媽媽躺在火炕上,劈開了自己性感的絲襪美腿,完完全全的露出了飽滿的陰戶。雖然曾經在山上偷窺過媽媽和水根兒做愛,可這還是第一次這么近距離觀察到我曾經出生的地方,飽滿水潤嫩滑,非常的誘人。  如果她不是我的親生母親,這個完美的陰戶會屬于我么?造化弄人啊,這個完美的地方現在只屬于這幾個和我差不多大的男孩子了。  只見水河猴急的扶著自己的大雞巴,用力向媽媽的小屄頂去,可是頂了半天,大雞巴卻仍然停留在外面。  【小傻瓜,你沒找對地方,躺下,讓嫂子幫你。】看到水河躺在了火炕上,媽媽把自己的小屄口對準水河的大雞巴,慢慢的坐了下去。  【啊  】  【啊呀,嫂子,我干你的屄了,好刺激呀。】  看到水河在和媽媽做愛,水生似乎也著急了,注視著正在享受性愛的媽媽。  【大嫂,我也想干。】  【這  這  水生,也像你水根兒哥那樣,干嫂子的屁眼吧,啊  】說完這句話,媽媽羞澀的趴在了水河的身上等待著。而水生如獲至寶一樣的跪在媽媽身后,把自己的大雞巴緩緩的插進了媽媽的小屁眼。  這  這不是只有在a 片里才能看到的三明治么,想不到此時就出現在了我的眼前。  兩個孩子像兩只興奮的公牛一樣瘋狂的抽插著媽媽的小屄和小屁眼,更想不到的是,水根兒竟然也來到了媽媽的面前。  【媳婦,我也想要了,給我舔舔吧。】  看著水根兒再次堅硬的大雞巴,媽媽張開了自己性感的雙唇,吞了下去。  我的天吶,媽媽的小屄,小屁眼,甚至是性感的小嘴里都被三個男孩子的大雞巴塞滿了。  【嫂子,和你日屄真是太爽了,真想干一輩子呀。】【大嫂,我好喜歡你,我  我  】  不知怎么回事,媽媽忽然吐出了嘴里的大雞巴。  【啊  水生,水河,嫂子  嫂子來了。】  原來媽媽是高潮了,才一小會的工夫,就被兩個孩子干到了高潮。  【嫂子,我親愛的嫂子,哎呀,忍不住了。】  媽媽,水生,水河,三個人都在不住的顫抖,看得出,兩個孩子在媽媽的陰戶和小屁眼里射精了,射了很久,肯定射的非常多。  高潮后的媽媽趴在了水河的身上,似乎在回味著高潮的余韻。雖然射精了,可兩個孩子的雞巴還插在媽媽的陰戶和屁眼里,久久不愿意拔出來,愛撫著他們親愛的嫂子。  【水生,水河,起來吧,讓你們嫂子歇一會。】見媽媽躺在了火炕上,三個男孩子都圍在了她的身邊。不知為什么,水生的臉色忽然變得嚴肅起來。  【怎么了,水生,怎么不高興了呢?是嫂子哪做的不好么?】看到媽媽一頭霧水,水生一把摟住了媽媽,眼睛里似乎閃現了一絲淚花。  【嫂子,我  我愛你,水生想讓嫂子也做我和水河的媳婦兒。】【是啊,嫂子,水河也很喜歡你的,我們都離不開你。】【這  】  聽到兩個孩子這么說,媽媽為難的注視著水根兒。  【水生,水河,你們應該知道咱們村里的規矩呀。】【我們不管什么規矩,我們不知道。】  【哎,你們也別裝傻了,按規矩講,等你們嫂子懷上孩子,你們以后就再也不能碰她了。】【老公,上次你只和我說,村子的規矩是當大哥的如果娶了媳婦,那么從洞房花燭到懷孕這段時間,幾個弟弟都可以跟大哥一起享受他們的嫂子,生了孩子以后就再不能了,這規矩的來歷到底是什么呢?】什么?我終于明白了,原來這就是村里那個不成文的規矩呀,我說為什么媽媽和水根兒都不愿意告訴我呢,卻是是很難說的出口啊。  【其實這規矩也不是一年兩年了,其實河對面的山湖村也有這個規矩,因為村子里太窮了,別村的閨女哪個愿意嫁到俺們村啊,這就導致村里的不少男人到老的時候還沒碰過女人。更有甚者因為對女人的好奇竟然會去犯罪,還有個男人竟然把自己的親生母親給干了,你說多嚇人吶。】【啊?這就是這個規矩出現的原因么?】  【當然不全是了,其實這只是很小的一個原因。更主要是因為  】【因為什么呀?】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知道是井水的原因,食物的原因,還是因為貧窮導致的營養不良,俺們這兩個村子,尤其是俺們村子的懷孕率特別的低。所以村里的老一輩覺得這個規矩既能讓娶不到媳婦的小兒子們不至于太怨恨父母,也能讓兒媳婦的懷孕率高 一點吧。大概就是這個緣故。】【嫂子,求你了,也做我們哥倆的媳婦吧,我們真的離不開你,沒有你的話,我們真不知道該怎么活下去了。】【這  你們倆以后長大的還會娶媳婦的。】  【嫂子,我們家拿不起彩禮,我們哥倆也很難娶到媳婦的,再說哪有像嫂子這么好的女人,什么都不圖,我們也不想娶媳婦了,我們只喜歡嫂子一個女人。  】  看媽媽的樣子還是有點為難,她羞澀的注視著水根兒,好像在征求他的意見。  可我從媽媽的眼神里竟然看出了她的一絲渴望,看樣子媽媽應該是不會排斥的。  【媳婦,水根兒聽你的,以后咱們家你做主。】【這  讓嫂子考慮一下好么?】  【嫂子,你就答應了吧,我們什么都聽你的,我們會對你很好的。】【嫂子,我又想和你日屄了,嘿嘿。】  【兩個小壞蛋。】  媽媽微笑著沖他們兩兄弟努了努嘴,撅起了肥美的大屁股,這次換成了水河在享受媽媽的口交,而水生和水根兒則一上一下紛紛插進了媽媽小屁眼和小屄里。  以三個年輕人的體力,我估計媽媽這一夜是不會消停的。我偷偷的從后面的窗子跳了出去,一個人回到了小院。  回到小院我才發現自己的褲襠濕濕的,哎,我真是個混蛋。  第二天上午,媽媽和水生回到小院看我,也沒說什么,只是囑咐媽媽要保重身體,水根兒讓我放心,說他一定會好好的照顧媽媽。  現在哪是水根兒在照顧媽媽啊,連他的兩個弟弟,三個人在照顧我的媽媽啊。  離開了這個小山村,我還是有點擔心,哎,也不知道媽媽答沒答應水生和水河的無理要求,應該不會吧。  本來他們村的那個不成文的規矩就夠齷齪的了,現在那兩個孩子竟然想讓媽媽做他們三個人的老婆,三個精力旺盛的青年啊,媽媽可千萬不能答應他們啊。  回到城里,又開始了緊張的學習,也時常和媽媽通通電話,從媽媽的語氣里,我感覺的出她應該是挺快樂的。  時間過得也挺快的,轉眼間就放了寒假,帶著對媽媽的想念,買了一些營養品,就搭上了通往那里的火車,下了火車坐汽車,又走了小半天的山路,終于到了。  天已經黑了,還是先去媽媽的小院住一宿吧,明早再去水根兒家看媽媽。因為我手里有一把小院的鑰匙,就徑直來到了小院。  可當我走進院子里的時候,卻發現屋子的燈是亮的,奇怪了,難道媽媽沒在水根兒那住么?不可能的啊,媽媽說她一直在水根兒家住啊。  再看外面竟然也沒有鎖門,這是怎么回事呢?難道媽媽真在這兒住么?  可當我走進屋子的時候,卻發現里面并沒有人,更讓我感到奇怪的是火炕卻是熱的,屋子里非常的暖和。  在外面走了這么久的山路,可把我凍的夠嗆。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聽到門外傳來了腳步聲,還有說話的聲音,我下意識的躲在了廚房的大水缸的后面,到底是誰來了呢?  (三)  就在我藏到廚房大水缸後面的一瞬間,聽到了幾個熟悉的聲音。  【好嫂子,快來吧,我們哥倆兒都等不及啦。】【兩個小壞蛋,怎么總想和嫂子日屄呀。】  這不是媽媽的聲音么?日屄?這么粗俗的字眼怎么可能會從媽媽的口中說出來呢?  【因為我們喜歡嫂子呀,可是現在嫂子的肚子大了,不能和我們日屄了,那我們就干嫂子的腳,干嫂子的嘴,干嫂子的小屁眼,嘻嘻。】【你們倆可變得越來越壞了,快來吧,干完了我們趕緊回去,要是讓咱爹媽知道了,還不把你們倆的屁股打開花了。】【呵呵,嫂子好像比我們哥倆還著急呢,水河,你摸摸,咱媳婦的屄都流水了。】【別亂叫了,叫順嘴的話,要是讓咱爹媽聽到,可沒你們好果子吃的。】【怎么會讓他們知道呢,只有咱們三在一起的時候,我們才敢稱呼你媳婦的。】等她們三個人進了屋子,鎖上了門,我才偷偷的從水缸後面跳出來,窗戶的塑料紙模上已經有十幾個窟窿了,看樣子真的是不經常住人。  透過其中的一個小窟窿,我發現里面竟真的是媽媽和水根兒的兩個弟弟。  從她們的對話里,我發現媽媽好像變得很淫蕩了,真不知道這半年的時間,她的變化竟然會這么大,而此時此刻那兩個男孩子已經脫得精光了。  更讓我詫異的是,媽媽的肚子竟然大了,圓鼓鼓的,難道媽媽真的懷上了水根兒的孩子?  水生和水河脫掉了媽媽身上的衣服,水生竟然還從衣柜里拿出了一雙充滿誘惑的黑色長筒絲襪穿在了媽媽的大腿上。  【嫂子,你這兒都流了好多水了。】  【壞水生,別饞嫂子了,快舔舔嫂子的屄。】  屄?這么骯臟的詞匯,我真的是第一次聽媽媽說出來。  【嫂子,說真的,你現在對日屄需求比以前還要強烈呢,好像哥一個男人已經滿足不了你了。】【是啊,尤其是嫂子懷孕以後,慾望好像真的越來越強烈了,如果我們不碰嫂子的話,沒準嫂子會主動求我們哥倆和她日屄呢,嘿嘿。】【小壞蛋,不許那么羞嫂子,嫂子年紀大了,當然需要男人了,你們倆不喜歡吶,不喜歡的話,嫂子就是憋著也不讓你們碰了。】【喜歡,喜歡,我們太喜歡了,我們要干一輩子呢,你既是我們的嫂子,也是我們的老師,還是我們的媳婦,嘿嘿。】【別逗嫂子了,嫂子這兒癢了,快給嫂子舔舔。】媽媽的表情真是淫蕩至極,躺在火炕上,主動用兩只手分開自己的絲襪美腿,露出她早已濕淋淋的陰戶,應該說是她的騷屄才對。  當水生趴在她的胯下,一邊吸允她的陰唇,一邊用手指挑逗她騷屄的時候,換來的是媽媽放縱的呻吟。  【啊  舒服啊,就是那兒。】  【嫂子,別光自己舒服啊,也給水河舔舔雞巴呀。】【壞水河,蹲到嫂子頭上,讓嫂子舔舔你的臭雞巴。】聽到媽媽這么說,水河壞笑著跨坐到了媽媽的胸脯上,把那根堅硬如鐵的大雞巴插進了媽媽的小嘴里。一下接一下的向媽媽的嘴巴里面插,就像是做愛一樣。  【啊呀,嫂子的騷水流的太多了,都快把水生淹死了,嘿嘿。】想不到啊想不到,就在半年以前,媽媽因為村里那個不成文的規矩才和水根兒的兩個弟弟一起做愛,還是手把手的教他們倆。  可是現在呢,媽媽的表情卻這么淫蕩,都已經懷胎六月的人了,竟然還挺著個大肚子,和水生水河這兩個比我年紀還小的孩子在火炕上淫樂,這半年的變化為什么會這么大?  【嫂子的舌頭可真厲害,舔的我雞巴都酥了。】【水河你看,嫂子屄上的這個豆豆真好玩,每碰一下,嫂子的身體就一顫一顫的。】【城里人管那個豆豆叫什么我還真不記得了,反正我就管那叫屄豆,嫂子說那是她最敏感的地方了。】【那我就好好玩玩嫂子的屄豆豆,讓嫂子開心,讓她興奮,讓她一輩子也離不開我們哥倆兒。】水生把注意力完全的集中到了媽媽的陰蒂上,一邊用舌頭舔,一邊用手指挑逗著。  【嫂子,我的親嫂子,我的親媳婦,我要射了。】水河在干嘛?他在射精啊,他竟然把骯臟的精液全射進了媽媽的小嘴里,這個混蛋。  就在媽媽轉身想吐出嘴巴里的精液時,水河卻撒嬌一般的注視著媽媽。  【嫂子,別吐出去了,你就吃了吧。】  【小壞蛋,就喜歡折騰嫂子。】  媽媽在干什么?她竟然在吞咽水河那腥臊的精液,那表情,怎么會那么曖昧?  【嫂子,你的屄豆變大了,嘿嘿。】  【啊  水生,我的好水生,嫂子來了,嫂子要高潮了。】媽媽的身體在不停的抖動,可是騷屄里卻噴出了一股晶瑩剔透的水注,那是什么?那不是媽媽的尿么?難道媽媽竟然會被兩個孩子刺激的尿了?  【二哥,你日嘛呀,弄的這么激烈,不會傷到肚子里的兒子吧。】【應該不會吧,我也沒想到嫂子會高潮的這么激烈呀。】【壞水河,不許胡說,那是我和你大哥水根兒的兒子,是你們的小侄兒。】聽到媽媽有些曖昧的反駁,水河壞笑著撫摸著媽媽的大肚子。  【嘿嘿,雖然名義上是我們的小侄兒,可是他的媽媽都和我們哥倆日屄了,我們倆不也是他的爸爸么,是吧,嫂子媳婦。】【人小鬼大,當初怎么沒看出來你們倆會變得這么壞呢。】去他媽的,這話怎么聽起來這么刺耳,得了便宜還賣乖,干了人家的媽媽,人家孩子就要叫你爸爸么?  【媳婦,用你的小腳幫我再弄硬了了吧。】  【死水河,我的年紀當你們倆的媽媽都綽綽有余了。】【那我們就叫你媽,嘿嘿。】  【那可不行,叫媽媽的話,那就是亂倫了,雖然我年紀小,可我也知道母子亂倫是要天打雷劈的。】【還是水生說的對,不過你們這么對嫂子,難道就不是亂倫了么?那叫叔嫂亂倫啊,呵呵。】【可是叔嫂和母子不一樣啊,除了嫂子,天底下所有的女人我們都不喜歡。】【是啊,嫂子是我們哥倆最愛的女人,如果叔嫂亂倫也要天打雷劈的話,那我們哥倆就替嫂子扛著,讓雷劈我們倆。】【不許胡說,有你們倆這句話,嫂子就是做什么都值了。】媽媽這個表情,這個眼神,怎么會充滿了感激,充滿了愛戀?  【嘿嘿,我們倆不會被雷劈的,我們還要和嫂子  應該說和我們的乖媳婦日屄,干屁眼呢,永遠干下去。】【壞孩子,就忘不了這個。】  說著,媽媽就曖昧的伸出兩只穿著黑絲的肉腳,慢慢的夾住了水河的大雞巴,來回的套弄著。  是足交啊,媽媽竟然在給水河足交啊,這個動作簡直是太淫蕩了。  【真舒服啊,嫂子的小腳太厲害了,軟軟的,滑滑的,能遇到嫂子,真是我們家上輩子修來的福啊。】只見水河的雞巴變得越來越大,從表情就看得出他有多么的舒服,多么的享受。  【嫂子,我們想干你了,嫂子自己也等著急了吧,嘿嘿。】【死相。】  水河躺在了熱乎乎的火炕上,而媽媽則劈開雙腿小心的跨在他的身上,將自己濕淋淋的大陰唇貼在了水河的大雞巴上,輕輕的摩擦著。  【嫂子的屄好熱好軟啊。】  【啊  水河,好大,真想讓你插進去。】  【嫂子,我的好媳婦,我也想干你的屄呀,可是我不能傷害我們肚子里的孩子啊。】【好水河,等嫂子生了孩子,讓你使勁干,讓你日個夠,嗯  】那邊的水生,早已按耐不住了,把媽媽小屄里面的淫水涂抹到她的屁眼以後,緩緩的插了進去。  【啊  我的好水生。】  水河和水生,一個在摩擦媽媽的陰唇享受著陰交,另一個在拚命抽插著媽媽的小屁眼。  屋子里的氣氛非常的淫靡,不斷回響著性交的撞擊聲和媽媽的淫聲浪語,幾個人都玩的大汗淋淋。  【啊  水生,水河,嫂子來了,你們的媳婦要高潮了。】【嫂子,你別叫了,我都快忍不住了。】  【別忍了,射給嫂子吧。】  在水生射進媽媽屁眼沒多久,水河也一股腦的把精液射在了媽媽的陰唇上。  高潮後的媽媽,滿臉愛意的親吻著身下的水河,水生也不停的撫摸著媽媽已經無比碩大的乳房。  【嫂子,我們還想干你,嘻嘻。】  【兩個小祖宗,不是剛射了么。】  【你可以用小腳和嘴巴幫我們再弄硬啊,我們還想讓嫂子高潮,最喜歡聽嫂子高潮時的淫叫了,嘿嘿。】【今天就別弄了,嫂子現在還懷著孕呢,已經很累了。】【嗯,那我們聽嫂子的,休息一會我們就扶嫂子回去。】【哎,也不知道你們大哥怎么樣了。】  【估計應該沒什么事,我娘不是帶著大哥去縣醫院了么,應該就快回來了,嫂子就放心吧。】【說的也是,才十幾歲的高 中 生,應該不會有什么大毛病的。】我就說呢,怎么沒見到水根兒,原來是去縣醫院看醫生了。  【嫂子,你想什么呢?都說了,我哥不用你惦記的。】【我想我兒子了,也不知道他現在在干嗎,都半年沒見到他了。】【原來嫂子是想小東哥了啊,等你生了孩子就會城里看看他吧。】媽媽的話讓我寬慰了不少,雖然她的變化很大,讓人有點難以接受,可是媽媽還是很惦記我這個親生兒子的。  【水河,你笑什么呢?】  【沒什么,忽然想起一件事來。】  【什么事這么好笑啊。】  哼,這個水河可要比水生壞多了,看他的笑容準沒什么好事。  【我想起小東哥了,你說他的媽媽和我們日屄,既是我們的嫂子,還是我們的媳婦,你說小東哥該怎么稱呼我們哥倆呀,嘿嘿。】【水河,你混蛋,嫂子可警告你,不許拿我兒子開玩笑啊,他可是我這輩子最重要的人。】這個混蛋,連我都敢取笑,真他媽找打。  【好嫂子,別生氣么,我就是和你開個玩笑,水河錯了,以後再不敢了。】【這還差不多。】  聽到水河承認了錯誤,再看他那可憐巴巴的樣子,媽媽才破涕為笑,摟住了這個讓她高潮讓她滿足的孩子。  此時我的心里真像打翻了五味瓶,雖然從女人的角度的來看,媽媽確實有點淫蕩了。可是從母親的角度來看,她還是非常的惦記我,把我這個兒子當成她最重要的人。  看到他們準備離開小院,我趕緊再次躲在了大水缸的後面,眼看著兩個孩子一邊摟著媽媽一邊撫摸著媽媽豐滿的大屁股,離開了小院。  等他們走遠了,我才走進屋子,躺在熱乎乎的火炕上,我不停的思索著,媽媽到底是個什么樣的女人呢?  首先說明她是個慾求不滿而且性慾旺盛的女人,因為就連她懷著孩子,還和水根兒的兩個弟弟在一起縱慾淫樂,還表現的那么放縱,看他們那默契的程度,也絕不止十次八次了。  可這又證明什么呢?她是個淫蕩的女人?也不是,如果她真是個貪圖享樂喜歡縱慾的女人,她大可答應那個校長的無理要求,做校長的情婦,也許早都當上教務處主任了,可是媽媽寧可被調到這個窮困無比的小山村,也沒有那么做。  難道說媽媽因為當老師當久了,只對像自己兒子那么大,什么都不懂的青澀小男人情有獨鍾?不會是這樣吧。  可是不管怎么說,媽媽都不是個壞女人,至少她心里裝著山村里這些貧窮的學生們。雖然她和水根兒的婚宴有點讓人啼笑皆非,可是她的心里真的裝著水根兒,惦記著這個小丈夫。  尤其是對我,雖然不在我身邊,可是每個星期都會給我打個電話,關心我的身體,關心我的學習。就連剛才水河無意中取笑我,媽媽都很不高興的樣子,說我是她一輩子最重要的人。  媽媽是那么善良,對家人,對親朋好友,甚至是不認識的受苦受難的人,都能以誠相待,慷慨相助。  哎,暈了,真的有點暈了,算了,還是順其自然吧。  卑鄙,無恥,我怎么能這樣,躺了半天我才發現自己的褲襠里涼颼颼的,里面竟然濕了,我怎么射了,雖然是無意中的,可我還是覺得自己很齷齪。  舒舒服服的睡了一夜,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中午了。估計大白天的,她們也不會再來小院做愛了。  索性又在小院里呆了一下午,直到天快黑的時候,我才給媽媽打了個電話。  一會的工夫,只見水生扶著媽媽走了進來。  【哎呀,媽的好兒子,你什么時候來的呀。】  【我剛到。】  【小東哥好,你們母子很久沒見了,你們慢慢聊吧,我先回去了。】等水生走後,媽媽摟著我,眼圈都有點濕潤了。  【兒子,媽媽好想你。】  【媽,我也想你,這不來看你了么。】  【媽真想回城里看你的,可是現在身子不方便,走不了山路。】【嗯,我知道。】  【兒子,你不會怪媽媽吧。】  媽媽看著自己隆起的大肚子,羞澀的低下了頭。  【媽,你說到哪去了,開始我是有點接受不了。可是現在不一樣了,那天我躺在床上,就想起了過去發生的一些事。說真的,您這輩子也挺不容易的,處處都替別人著想,只有別人坑你的份兒,你從來不會想著去報復去坑別人。】【哎,媽這輩子就這樣了,挺知足的,就是覺得有點對不起你,等媽的支教期到了,媽就會去陪你。】【這個世上我們母子是最親的人了,只要你高興,活的開心,兒子也就知足了。】【謝謝你,媽的好兒子。】  在小院里住了兩天,就在我快要走的時候,水根兒從縣城回來了。我把他拉到了門外,他的樣子真有點憔悴。  【水根兒,你怎么了?】  【沒啥事,大夫說我好像有點低血糖,就是有點會頭暈。】【哦,那你可得注意啊。】  【小東哥,你就放心吧,我會好好待她的,可是我  哎  】【怎么了?】  【沒什么。】  一個人回到了城里,不管怎么說,只要媽媽自己覺得幸福就好。  時間過的可真快呀,轉眼間就到了高考,就在高考的前幾天,我打開房門的時候,忽然見到廚房有一個熟悉的身影,啊,是媽媽,我的媽媽回來了。  【媽,你怎么回來啦。】  【現在是兒子一生中最重要的時候,媽怎么能不在你身邊呢。】【謝謝媽,有媽媽在身邊,我一定能考上一所好大學的。】【媽媽相信,我兒子一定能的。】  說真的,也不知道怎么的,雖然媽媽也是笑容滿面的,可我看的出她多少有一些憔悴。  雖然清華北大沒什么戲,不過也算如愿,我考上了自己喜歡的同濟大學。等錄取通知書下來的時候,我們母子和親朋好友好好慶祝了一番。  可郁悶的是,媽媽又要回到那個小山村,沒辦法,我知道她和水根兒的孩子還太小,離不開媽媽。  哼,水生和水河這回可高興了,這么長時間沒見我媽媽,等她回去了,她們還不得大干特干啊。  大學的生活相比高中可真是愜意多了,有時還真有點樂不思蜀的感覺。為了更早的適應社會,我還趁周末特意找了一家小企業去打工。  放了寒假,又在那家小企業打了幾天工,就坐上了回家的列車,一宿的工夫就到了我生活了十幾年的城市。  當我打開房門的時候,卻看到桌子上準備了豐盛的早餐。  【媽,你什么時候回來的呀。】  【昨天回來的。】  【你怎么知道我今早回來呢?】  【笨兒子,上個星期你給媽打電話的時候,媽問你們學校給沒給訂票,你自己說今早回來的呀。】【瞧我這記性,我都忘了。】  【媽,這次回來,你還回那個小山村么。】  哎,我這話問了等於白問啊。  【當然得回去了,媽的支教期還有半年就到了,等這批孩子上了大學,媽就該回原來的學校教課了。】【太好了,哎,可是我已經上大學了,不能在家陪媽媽了。】【你能想著媽媽,媽媽就很開心了。】  【對了,水根兒考上大學了么?】  【考上了,就是當地省城的一所專科大學,不過也算不錯了,畢竟那兒考上大學的也沒幾個。】【哦。】  也不知道怎么了,媽媽臉上有點不高興的樣子,我也就沒再多話。  真沒想到,媽媽這次在家呆了這么長時間,一直到過完了年才動身回到那個小山村。  呆了沒幾天,我也做火車回到了同濟大學。  半年的時間又過去了,本打算暑假不家了,就在這打工,可是剛干了幾天,公司卻說因為資金緊張,暫時不想用我們這樣的大學生了。  沒辦法,還是先回家再說吧,哎,因為沒在學校訂火車票,只能自己去買了,買了一輛加車的票,比原來的快車慢了六個小時啊。  等到家的時候,都是下午了。急匆匆的趕回了家,可當我打開房門的時候,卻發現家里有點變樣了。  難道媽媽回來了?走進媽媽的臥室,里面根本沒人啊,沙發的旁邊還放著兩個從沒見過的大包裹。  陽臺上則掛著兩條一樣的運動褲,只是長短不一樣。  去廁所的時候,竟然還發現里面掛著好幾雙襪子,有兩雙明顯是男人的襪子,還有一雙是長筒的黑色絲襪,那邊則掛著一條粉色的和一條黑色的女式內褲。  難道媽媽和水根兒一起回來了?不對呀,那兩條褲子肯定不是一個人的。  先靜觀其變,等等再說,脫鞋放好,又穿上了我回來時的運動鞋,就藏在了我的臥室里。  快到傍晚的時候,忽然聽到了開門的聲音,還從客廳傳來了嬉笑聲。  【壞水河,在外面就摸我的屁股,也不怕被別人看到。】【嘿嘿,好媳婦,我不是故意的,誰讓你走路時,屁股一扭一扭的。】【都說了,別總媳婦媳婦的,叫習慣了,讓別人聽到就完了。】【知道,在外面就叫老師,在家才叫媳婦呢。】【好媳婦,都說好別再給我們倆買衣服了,那天都買過了,太破費了。】【沒事兒的,都是大學生了,多幾件換洗的衣服,不是挺好嗎。】聽出來了,說話的是水河還有我的媽媽,沒錯,就是他們兩個。可是水河明明說媽媽在給他們倆買衣服啊,那個人呢?  【嫂子,別再給我們哥倆花錢了,你掙點錢也不容易,大哥的病你都花了好幾萬了,雖然沒法子治,可是你真的盡心了。】什么?水根兒病了,還花了好幾萬?竟然還沒治好,究竟得的是什么病呀。  【是啊,水生哥說的對,連我們倆上大學的錢都是你拿的,我們真的不能再買這買那了,再說小東哥也在上大學,也需要錢呀。】【難得你們倆這么懂事,嫂子聽著心里也好受,你小東哥那邊你們不用操心,他上大學,他小姨給拿了十萬塊,因為他小姨和姨夫結婚這么多年,也沒個孩子,就一直把小東當成他們自己的親生兒子來對待的。再有,雖然水根兒不能和嫂子那個了,你們也要尊重他,他永遠是我的丈夫,也是你們的大哥。】【嗯,我們記著了,我們都答應大哥了,一定好好照顧你的。媳婦,你對我們真好,等我們上大學以後,就像小東哥那樣出去打工。等以後我們參加工作了,掙的錢都交給你,讓你過皇后一樣的生活。】【呵呵,讓我過皇后一樣的生活,那你們把自己當成皇帝了啊。水河,你們的心意我領了,嫂子不圖你們報答我,只希望你們能越來越好,我就知足了。等以後你們掙錢了,在城里紮根了,就把你們的父母也接來,好好的報答他們的養育之恩,讓他們的晚年過的幸福點才對啊。】【我們會的,算了,別說這個了,那是以後的事了。對了媳婦,剛才我們再餐館里吃的那個魚和那個肉絲可真好吃啊,到現在我還流口水呢。】【呵呵,那叫沸騰魚和魚香肉絲,是四川菜,中國很有名的菜系呢。】【好媳婦,等我在外面打工掙錢了,也帶你去吃四川菜,嘻嘻。】【好,我等著,先別聊了,嫂子要洗個澡,涼快一下。】【嘿嘿,我們喝嫂子一起洗,叫  叫什么浴來著。】【那叫鴛鴦浴。】  【嘿嘿,還是水生哥記性好。】  那個水河可真夠可以的,一口一個媳婦叫著,水生還算老實,多少還尊敬一聲嫂子。  水生和水河摟著媽媽進了浴室,雖然看不到他們在里面做什么,可浴室里時常傳來她們的嬉笑聲和打鬧聲,還不時傳出了媽媽的呻吟。  就在這時,水生和水河抱著媽媽赤裸的肉體回到了她們的愛巢。當我悄悄走到臥室門口的時候,媽媽已經被他們倆抱到了大床上。  【媳婦,我差點忘了,送你一件禮物。】  【什么啊?】  只見水河從一個裝衣服的袋子里拿出了一個精致的小盒子,打開一看,我的天吶,這是什么啊,竟然是女人的一條內褲,確切的說應該是一條小的不能再小的一條粉紅色蕾絲內褲,還是半透明式的。  【啊呀,這是什么啊。】  看到這個,媽媽羞澀的驚叫了一聲。  【媳婦,這是我剛才在商場里買的,你穿上肯定特別的好看。】【小壞蛋,我說剛才在商場,你怎么偷偷溜走了呢,原來是去買這個了。】【好媳婦,穿上吧,怎么說也是我的一片心意呀。】媽媽嬌羞的結果小內褲,慢慢的穿上,那動作說不出的誘人。當媽媽穿好以後,簡直驚爆了水生和水河的眼球。  雖然有點齷齪,不過說真的,就連我這個親生兒子都有點眩暈。 &

大胆的戴夫和荷鲁斯之眼电子游艺
秒速赛车怎么赢到钱 四川血战麻将下载 河内5分彩稳赢打法 英超足球比分直播 天津麻将素捉五本 云南11选5*查询 天津快乐十分 山东11选五技巧规律 申城棋牌pc版 广西快乐10分开奖现场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 微信红包麻将手机版下载 最强六肖公式平特计算网 广西快乐10分平台 超级大乐透开奖 成都麻将机配件市场 秒速赛车怎么赢到钱 四川血战麻将下载 河内5分彩稳赢打法 英超足球比分直播 天津麻将素捉五本 云南11选5*查询 天津快乐十分 山东11选五技巧规律 申城棋牌pc版 广西快乐10分开奖现场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 微信红包麻将手机版下载 最强六肖公式平特计算网 广西快乐10分平台 超级大乐透开奖 成都麻将机配件市场